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在人间] 网红们 -

[在人间] 网红们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第74期:网红们“网红”,网络红人的简称,也是网络时代特有的专属名词。互联网浪潮下,“网红”也成了一门产业。这门新生意里有令人不解的浮华喧闹和大起大落,也有传统产业中的规则和竞争。图为深夜十一点,张晓梵(中)与朋友在自己的生日聚会上,她拥有一个有23万粉丝的微博,并以此为阵地推广自己。在微博首页的个人介绍里,她这样描述自己——“95后G杯混血模特”。 徐晓林/摄张晓梵为自己的生日聚会包下了酒吧最大的房间,满桌价格不菲的香槟显示,今晚她将花掉数万元。随后她在微博上晒出了聚会照片,很快就得到了过百个“粉丝”的“点赞”。粉丝们在献上生日祝福的同时也在惊叹她生活的奢华。通过社交网络,网友们窥探着“红人”们的生活,这些场景被精心策划,以保持“网红”所需要的关注度。“网红”这个词诞生之初,专指依靠出众的长相走红网络的女性,现在,则扩大到模特、女主播、游戏解说等各类“红人”。图为11月7日晚上十点多,网络游戏主播“小野”在电脑前与粉丝互动。她在一家直播平台拥有自己的虚拟直播间,依靠为玩家解说游戏,获得粉丝送出的虚拟礼物转化为收入。今年刚大学毕业的她每月可以收入过万。在一些大型直播平台上,一些女主播能够做到年入百万。同样在晚上10点,周凌翔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开始打游戏。网络上,他化名“海涛”,早在大学时期,他就因解说电子竞技游戏——dota比赛而走红网络。如今已为人父的他是一家电竞创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微博有近百万的粉丝关注。“网红”王晨玥在录节目前化妆,一个被称为“美颜相机”的数码相机摆在化妆台上。一台自带柔光磨皮液化功能的相机是不少网络红人的“标配”。王晨玥在一个相亲节目的录制现场。利用网络知名度,她在数个相亲节目中露脸,她希望以此为契机让自己的“星途”更进一步。“网红”张思源(左二)与同学用电子烟喷出大量水蒸气。他在就读的大学外与同学合伙开了一家“电子烟”专卖店。他把这些有趣的“绝活”拍成视频放在微信公号和朋友圈里,吸引那些同样年轻的顾客。对90后买家来说,这种“炫酷”真人秀比生硬的广告更有说服力。张思源的小店可以保持每天数千元的进账。经纪人“安晓柒”与一名“网红”商讨业务。网红经济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网红”们只需负责“红”,其他诸如开淘宝店,各类演艺活动等皆有专业经纪人对接负责。一群网络主播在接受专业的表演训练。随着竞争的加剧,各直播平台开始用培养娱乐明星的方法来打磨这些“草根”主播。“海涛”在自己的电竞创业公司里回复一封来自崇拜者的求职信。这位崇拜者将某次活动中与他的合影放在了简历的显要位置。作为公司管理者,“海涛”并不限制员工在工作间隙玩上几盘游戏。在这家拥有70多名员工的创业公司里,每个人有各自的岗位,但所有人都是游戏玩家。“海涛”用19元钱解决掉了晚餐。就在半个月前,他参与创立的公司获得了近1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晚上8点,“海涛”在公司演播室解说一场在德国法兰克福进行的电竞比赛,这场比赛吸引了超过12万名中国玩家的关注。而2015赛季中超的场均上座率也只有2.3万人。深夜,结束工作的“海涛”与爱犬,这只叫做“沙发”的金毛巡回猎犬已经适应了“夜猫子”的生活,晚上12点才是它出门撒欢的时间。2015年10月,“小野”所在的直播平台公司的演播室内正在录制节目。凭借自己的努力,“小野”成为了这档综艺节目的固定主持人。为此,她要每周往返上海两次。延续了影视圈的习惯,“小野”在直播前上香,祈求节目录制顺利。女主播们在网络直播前化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为这些怀揣明星梦的90后女孩提供了展示舞台,更提供了丰厚的回报。公开资料显示,网络顶尖女主播身价数千万,年收入可与一线明星比肩。这档节目由直播平台的签约女主播轮番担任嘉宾演出。每次在线直播有超过4万人观看,数量远超一般歌手的演唱会。网络综艺直播节目直播大多制作成本低廉,节目也依据90后人群的口味来设计安排,以整蛊、搞笑为主。11月7日晚上,因为直播迟到,“小野“被粉丝要求“做广播操”。直播间隙,母亲为“小野”端来吃食。“小野”每天至少需要在电脑前直播6小时,直播平台依照各主播的观众数排名,观众数量多的主播将获得首页的推荐位置。父亲注视着在直播前化妆的女儿。他坦言自己并不习惯“小野”化妆,更不了解为什么上网陪人打游戏也能赚钱。母亲会关注“小野”的每次直播。在男性观众占九成的在线直播平台,身为母亲,她时刻紧盯着女儿的言行与衣着。在与《老友记》导演罗杰(Roger S.Christiansen)现场采访中,“小野”因为失误表现的很不好意思。新闻系毕业后,她想成为一名记者。为此,她免费为直播平台参与的各种活动做解说,采访嘉宾,争取锻炼的机会。“小野”在一次戏剧节的活动中等待采访对象。“网红”女主播更迭迅速,新面孔的“演艺”生涯往往按月计算。“小野”在朋友圈里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会找到其他的工作,不让直播变成生计而失去它应有的乐趣。我理解的主播是快乐的、有尊严的,对粉丝有感情的。在直播的生涯里我可以找到一批益友,而不仅仅是追求者。”RT:在人间系列 招聘小编有意者pm ID:大叔丶愛我有意者请私信本文收集凤凰网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