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咖啡书屋]赵同学,你有病? -

[咖啡书屋]赵同学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赵同学,你有病?辫儿姐姐不知道他们理科班真的是特别闲,还是赵洺责特别闲,每天见他的次数比见我舍友的次数还多,下课见,吃饭见,就连上个厕所都能见的到。“阿伊啊,你看赵洺责在我们教室后边呢,好帅啊,你看啊,阿伊。”同桌一见帅哥就压制不住内心的少女心,不停晃我的胳膊。我此刻就是玉皇大帝,也压制不住我内心的愤怒,老子怕见你都不出去了,你还给我找上门来,我拿出镜子,整理了刘海,深呼一口气,拿出了董存瑞炸碉堡的视死如归。“阿伊,你干什么去。”不顾同桌在我身后大呼小叫,向着教室后面走去。我看着他和我们班叶至不知说着什么,看我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叶至拿出了课本挡在胸前。“阿姨,你干嘛。”恕我直言,叶至当选我班第一贱嘴当之无愧。“阿姨你妹,赵洺责,我找你有点事,出来说。”说完我转头出了门,还能听见叶至嘱咐赵洺责珍爱生命远离我。我靠在楼梯间的墙壁上,整理着思路,想着他一说话我就和他据理抗争让他哑口无言。赵洺责伸出食指推推鼻子上的眼镜,开了口。“什么事。”完全听不出什么情感。“赵洺责,理科a班最近很闲?怎么我连上个厕所都能碰见你。”“在班里待久了,出来透透气不行吗。怎么我出来透口气也得和你报备一下?”去女厕门口透气,你还真是……“是吗?赵洺责,最好不是我想的那样。”赵洺责鼻子发出一声哼,笑了笑,也学着我靠在了墙上,转头看着我。“你想的哪样,像少女漫画那样,我为了见见你跑遍学校?别傻了,我又不是你。”我发誓,头顶上放如果没有那个摄像头的话,估计下一秒这里就是大型斗殴现场了。我咬牙切齿的说,“如果是这样,你可就太贱了,赵洺责。”我从来都没骂过他,有些心虚用余光瞄着他的反应,我舔舔唇没再说什么,想离开这个有点令人窒息的楼梯间。可刚抬脚,赵洺责也不知发了什么神经,抓住我的胳膊往后一拽。说实话,在我脊背撞在墙上时,韩剧中毒的我还是有点期待的,都做好了被壁咚的准备。可他把我抻回来,自己抬脚就走,这也要争个先来后到?我摸摸撞的吃痛的后脑勺,对着他的背影来了一计佛山无影脚,回了教室。1自踏入班里就觉得不对劲,几乎所有人都看着我,一言不发,整理刘海的手也放了下来,从讲台走到我位置的这一段距离,全班人的目光就跟着我移动,我也纳闷的很。“猴儿,怎么了,班里人被丧尸咬了?怎么都像是见了活人一样盯着我。”同桌看看全班,然后俯下身,偷偷的贴在我耳边说,“阿伊,你以前追过赵洺责?”一听这话我立马回头望向后排的叶至,肯定是这厮的喇叭嘴告诉的全班。想到这里,眼神里不自觉带了恨意。叶至恰巧仰起头喝水,不经意扫过我,可能是被我的眼神吓了一条,水一下就喷出来,坐在他前位的女生,一点不差全都接收了。叶至慌乱的拿起桌上的纸巾,给前位道歉,前位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后面一下就热闹了起来。猴子掰过我的头,强迫我和她四目相对。“说,你是不是追过赵洺责。”我打掉猴子的手,开始装模作样的收拾起桌子上的书来。“谁还没个眼瞎的时候,也就叶至那么嘴贱还拿出来讲。”可猴子非要在我嘴里掏出点什么似的,不停的问,在后门进来摸着自己地中海发型的老班算是救了我一命。“打开月考的卷子,先看选择题,这类题型都快把我自己讲吐了,有些同学还是给我照样错。”我跟了老班三年,老班似乎也没什么变化,头发白了点,少了点,讲起话来还是唾沫横飞。看着老班不停的在黑板上演算,不禁想起两年前,刚进这所校园的日子。从初中升到高中,第一次体验整整一个月不回家的日子,以前在家老妈总是不让我吃太多零食,终于脱离了她的可控范围,那时我几乎所有的生活费都用来买零食了,结果就是军训一个月回到家,又黑又胖,我站在门口,我妈愣是认了半天才让我进的家门。饭桌上,我看着桌子上的菜,兴致有些低,咂咂嘴还是有点怀念在学校吃零食的日子。“阿伊,下月把你生活费减半。”听到这话我是崩溃的,“为什么啊!”我妈连头都没抬,低头夹着桌子上的菜。“为什么,要不是你今天一笑露出来的那颗小虎牙,我都认不出你来了。我看我要是不采取点措施,下次你回来我估计我都要把咱家门框砸了你才能进来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肉,突然觉得说的有点道理,“可是,妈,我就算不吃零食,就这点钱我吃饭也不够啊,亲妈”“没关系的,胖子都比较禁得住饿,下次回来,我看你情况给你涨生活费。”就这样,我就开始了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的减肥之路。自从回了学校,我就开始了漫漫挨饿之旅,也不敢吃零食,怕下次回家我妈看见我再胖又要减生活费。晚饭不敢吃,每次到了吃饭的点,都去操场走走,免得嘴上馋,心里痒。我就是在这遇见的赵洺责,确切的讲,不是我遇见的赵洺责,而是赵洺责遇见的我。那时他在操场帮着体育老师收拾器材,费力的拖着两个大垫子往操场外面走,看见有个女生在操场上走,他也没想到,在走到操场跑道上时,那个女生竟然咣一声直直的倒在了他拖着的两个大垫子上。等我睁开眼时,赵洺责就坐我在一旁的床位上。“同学,你醒了?”我看了看周围,输液用的架子每个床边都有一个,半截门帘上印的红色的十字架。“我怎么了,怎么会在这,你是……”“你晕倒了。”“你送我来这里的?”眼前这个身穿白色短袖蓝色牛仔裤的男生给我有种说不出的干净的感觉。跟我们班那群黑不溜秋的猴子一比,高低立现。“恩,既然你醒了,我就回去了,晚自习要开始了。”我还没张口道谢,那人就掀了门帘走了,一句谢谢就这样噎在了嘴边。我那时的少女心太泛滥,本来就是个平常不过的事,他只是响应了下友爱同学的号召,我就认定我和他肯定是英雄救美,天赐良缘。高一我在二楼,每次一下晚自习人都非常多,我习惯等楼上的都走的清净点了,再回宿舍。每个教室的灯都关了,走廊里只有几个小壁灯,昏昏暗暗的,我有些夜盲,可又偏偏喜欢这种感觉。下了楼时,有个男生和我一起出的门口。眼熟的白色半袖和牛仔裤,是那个送我去医务室的男生,思来想去还欠他一句谢谢,就紧走几步,追上了他。“哎,同学。”他转过头,步子放缓。“是你。”“对,是我,今天晚上的事情谢谢你。”他刚想说什么,突然一道光向我们两个打过来,照得我睁不开眼。“干什么呢,不回宿舍,给我过来。”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这要是再从这学校多待个一个多月,估计这会儿我俩都撒丫子跑没影儿了。“你,几班的!叫什么!”教导处的老师一手叉腰,趾高气昂的指着他“老师,我是高一11班的赵洺责,有什么事吗?”原来他叫赵洺责。“你呢?”“老师,我是高一7班的奕伊。”“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宿舍。”我低头看了看手表,“老师不晚,才打铃十分钟。”老师根本没理我,“你们两个什么关系?”这问题问得我一头雾水,“老师,我俩没什么关系,晚自习之前她突然晕倒,我送她到医务室,下晚自习又遇见,她就和我道个谢。”我在一旁应和着,老师从上到下扫视我和他,半信半疑。“回去吧,下次不要这么晚了,早早回宿舍。”我和他点点头,说了几句客套话,放我俩走掉了。他的步子迈的很大,我在后边都快跑起来了赶不上他,就只好放弃。事后才听说我们的教导主任是早恋摧毁专家,只捉男生,曾经追着一个提着水壶学长整整绕着男生宿舍楼下跑了五圈,到最后学长的累得不行,乖乖的和他去了教导处才算终。2我打听了好多人才要来了他的QQ号,他话不多,但也会配合我聊些天南地北不着边的话题。那时我觉得这个人不反感和我聊,我可能有点戏。可现在看,他愿意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唠也就是出于礼貌吧。我开始像个怀春少女一样,开始常常幻想他和我一见钟情然后在哪里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转角遇到爱的故事,可我忘记了,我那时可是个又胖又黑又丑的妹子,一见钟情英雄救美还有转角遇到爱只会发生在脸好看身材好看的人身上。我每天第二节课都会在楼梯转角等他,他都会买瓶水,一开始会轻描淡写的扫我一眼,我理解为他的内心波涛汹涌,表面平平静静,可时间一长,他似乎已经熟知我的套路了,每次过那里时,决不把视线放在我身上一秒。或许是我眼睛里的爱意太过于明显,总围绕在他身旁的一些人也看出来,每当我经过他身旁,都能听到他周围的男同学在起哄。我走过,转身看着他自然的用胳膊架在别人的肩膀上,我只看到一个侧脸,对着一旁的人在笑。还记得有次在学校超市门口,我掀开门帘,他正抬脚上超市台阶,和我对视一秒后转身撒腿就跑,那时候觉得他太可爱了,现在想想是因为我太可怕了他才会跑。圣诞时,我跑遍了整个女生宿舍楼,找了一个会织围巾的女生,瞎鼓捣了两周才织了一条围巾出来,可无奈实在是太丑了,我还是从网上买了一条,赶在圣诞节的前一天送到。平安夜下晚自习那天我早退了五分钟在赵洺责教室门整理情绪,还装作去对面的主任办公室骗过了赵洺责的班主任。等他们班的人都走光了,他才从教室里慢慢走出来。“千呼万唤始出来啊,赵洺责同学。”赵洺责似乎已经习惯了我突然从哪里冒出来,低着头看着手机。“别总玩手机,对手机不好。”他转过头看看我,笑笑然后把手机放回了口袋。“平安夜快乐。”赵洺责开口,眼神却从没放我身上。“平安夜快乐,这个给你。”我怕他不收,就把围巾用力的塞在了他的臂弯里。他拿出来,问我这是什么。“这是我的爱。”说着还用胳膊比了一个心。突然就冷了场,从后面跑上来个男同学,对着我们俩吹口哨,赵洺责就像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一路狂奔追杀那个同学,把我远远的落在了身后。我们宿舍的人都为了我打听小道消息,打听他的前女友,学习成绩,喜好还有帮我研究倒追大法的,可一学期下来,全宿舍四个人,到了新年,就剩了我一只单身狗。他成绩好,无恋爱史,喜欢跑步,打篮球,是个优秀的人,但是肉香也不会只有我一条狼盯着的。就我听说的就一只手算不过来啊。早知道这样,老子才不费这劲追他啊。新年钟声刚过,宿舍的群里开始不停的闪,相互道了新年新年快乐,我心狠了狠,发出一段语音。我想我是时候放弃赵洺责了,放过他,也放过我自己。可能是我撩汉技能实在是太捉急,撩了半年也没见人家对我在意半分。宿舍的有的劝我再想想,也有的说我做的决定对。就在这时,赵洺责一条语音发了过来,他说,祝我新年快乐。如果每次他给我一个甜枣,我就丢盔弃甲的重操旧业,那我可能永远走不过赵洺责这道坎。我狠了狠心没有回复,就这样,以前我每天都要拉着他聊上十几分钟,现在除了他的一句新年快乐,就再也没有别的聊天记录了。有时他的脸也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就打开手机看看我们俩的聊天记录,以前没觉得他说哦,恩,呵呵没什么,可决定放弃了之后在我眼里那些话就多了些别的意思。直到开学前一天,他才又发来了一条消息,你没事吧。我只回了两个字,没事。转念想,觉得我可能没我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喜欢他,也有可能我是一个超级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百年不遇的主动和我说话,我也没好好回复人家。3开学后,可能过年在家我妈严格控制着我吃饭,不让我吃零食,瘦了一圈,我也能体会到,上五楼也比以前轻松了。开始有男生在我走过议论我了。而他还是一样,看见我和没看见一样,眼中没有一点波动。要说起和他重新讲话,还是晚自习下课的时候,我去楼下买水,没想到结账的时候,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竟拿出了身份证贴在了刷卡机上。超市小哥压着喉咙里的笑意看着我满脸通红在身上翻着饭卡。“刷我的吧。”是他,我不用抬起头就知道。从喜欢上的那天起,就算是我只能在人群中看见一撮呆毛,我也能认出他。我红着脸和他从超市出来,不说话只是低着头踢着路边的雪块。一抬头才发现男生宿舍早就走过了。“你……”“你瘦了好多啊。”他打断我的话,没前没尾问了我一句。“额,对,我在家我妈不让我吃零食,然后就瘦了。”“其实以前也不胖的。”这句把我说的心花怒放,心里暗自欢喜了半天,可面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你就别往前走了,前面就是女生宿舍楼了。”“晚安。”“晚安。”从那以后我和他相处的就好似朋友一样了,下课有时会找我聊会天,讲讲段子,可不巧的是就那天我们老班将我和后桌同桌一共四个人从班里叫出来批斗的时候,正赶上赵洺责上来给我送东西。他见我被老班骂,就装模作样的靠在走廊的窗口和同学聊天没想到正好听到我英语二卷一分没有的事儿。我有些心虚的瞄他的背影,他还是和别人聊的很欢,应该没有听见。没想到他听见了,而且还变态的给我制定任务,每天给他背十五个单词不定时抽查。我以前都是在每节课下课前照足五分钟小镜子,现在我是每节课下课前背足十分钟单词。我那时虽然背单词很痛苦,但我能准确背出来,他都会像摸小狗一样摸摸我的头,有时我会笑笑打掉他的手,有时也会温顺的让他摸。那时候我觉得我和他做朋友也挺好的,可我想错了,我变得越来越贪心,有了樱桃就开始渴望得到西瓜。我和他正好在食堂门口遇见,他拎着饭,我端着刚泡好泡面。“怎么中午吃这个啊?”“打饭女生食堂这边太能挤了,打不到。”他不动声色的拿过我的泡面。“哎,你拿我泡面干什么。”“别吃泡面了,对身体不好。”我看着他递过来的饭,脑子里突然出现了我以前幻想过给他在礼堂交换戒指的场景。“我吃了你的饭,你吃什么。不行。”“这不是我的,我吃完了,这是给舍友带的。”“那,更不好了吧。”“有什么不好的,大老爷们吃点什么不行啊。”说完硬把手里的饭挂在了我手上。仔细想想这就是常说的友情以上爱情未满吧,有人说在确定恋爱关系前的一段时间最美好,我和他没有恋爱过,可我也尝到了爱情的甜蜜。因为一直都坚定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近一点,所以后来被我把我们俩个的关系弄的一团糟。开学我和他照常一起回宿舍时,竟有个小学妹突然冲出来把我们两个拦住,我看她还穿着迷彩服,鼻子和额头都闪着细密的汗珠,扎着马尾。“学姐,请问你是这位学长的女朋友吗。”她一边问着我眼神一边飘向他那边,那眼神里的东西一点都藏不住,说真的,我那时真的没有什么危机感,觉得他除了上课我俩几乎都在一起,除了谁都没有说那句话,我们和普通的小情侣没什么两样。我忍住笑意,看着他脸色渐青,摇摇头“不是。”赵洺责还是板着脸,就像我和他第一次在医务室见面一样。“那学长,我喜欢你。”我看着她告白时,笑着露出梨涡时,我有些后悔,后悔没说我是赵洺责的女朋友。接下来的事态变化就有些啼笑皆非了,赵洺责开始不来二楼找我,我以为是没时间,有次下楼竟碰见了走在一起的赵洺责和学妹。学妹甜甜的叫我学姐,赵洺责还是板着张脸,我的满腹委屈说出口都变成了一把把锐利的尖刀。我凑近他耳边轻轻说,“赵洺责,原来喜欢这样的啊,是在下输了。”赵洺责转过身,盯了我许久,然后撇下我走了,只撇下了我。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没和他讲过一句话。4“奕伊!”我吓得一下站起来,老班气的连耳边的鬓角都在动,“把你同桌给我叫起来!我的课都敢睡,别的老师你们还不翻了天!”我捅捅猴子,全班都被老班的几嗓子吼起来了,可猴子还是一动不动的趴在桌子上。“猴子,猴子。”我看她一只手放在肚子上,突然想到什么。“老师,候姿生病了,我得送她去医务室。”老班几步从讲台上下来,看着猴子脸色刷白,点点头同意送她去医务室。我扶也不起来,就只好一下抱起猴子,猴子叫猴子不只是因为她名字像,而且她的体重也与这个外号非常的相似。我一下跑到楼下,医务室和教学楼离的有点远,虽说猴子不重但我毕竟是个女生,一口气跑到楼下,就有点力不从心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个人影闪过挡在我面前,是赵洺责。“把她给我。”我喘着粗气,把猴子给了赵洺责。只听他小声说了句“逞什么能”我当是没听到,向着医务室跑。猴子躺在床上,我和他就尴尬的站在那里,他不说话,我也不说,空气都和凝固了似的。我想找些话题,打破这尴尬,可话一说出口,又变了味儿。“怎么,和小学妹怎么样啊。”话出口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这话说的带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怨气啊。“奕伊,有时候我真想把你揉成一团隔着窗户扔你出去。”赵洺责用中指推了推眼镜框。看起来被我气着了。我的脾气也不小。“你扔啊,嘁,光说不练假把式。”从背后传来他向着外面走的声音我是有些失落的,可也习惯了,毕竟单恋倒追的人,什么都体会的清楚。自送完猴子之后,我俩之间又发生了点变化,感觉有些微妙,但又说不出。但是我觉得赵洺责给我养成的习惯实在太丧心病狂了。从超市门口出来,正好和撞上赵洺责,他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和一旁的同学说话,说实话,我确实有点失落,但也没什么,毕竟失落也不只一次两次了。可就在我他与我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竟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就像以前我背完单词那样,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回到了高一他强迫我背单词背短语的时光。可我也明明白白的知道,虽然他还是他,我还是我,摸的还是那个地方,我们也回不去了,回不去我可以笑着打掉他手的那段回忆里了。自抱过猴子之后,赵洺责似乎更加频繁的往我们班跑了。猴子一口一个恩人,我还抱她下了楼呢,那可是四楼!也没见她叫我恩人一次!“阿姨,你真应该看看赵洺责在他们班带领着一班男生捉老鼠的场景,啧啧啧,估计你又要爱上他一次了。”叶至下了课,坐在我前桌,随意翻着我桌子上的笔记。老鼠?赵洺责和我说他以前可害怕老鼠,怎么会有胆子捉老鼠。我抢回笔记,叶至可是赵洺责第一颜吹,我无数次听到过他在教室后面说赵洺责有多帅,当年芝麻点的小事儿都可能被他吹的天花乱坠,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班进了老鼠,赵洺责被吓的窜到桌子上,想到这嘴角不自觉的带了笑意。“傻笑什么呢,跟个智障似的。”赵洺责突然出现,拿着一听可乐,递给了叶至,可从头至尾也没瞧过他一眼,眼睛就像长在了我身上一样。叶至随着赵洺责的视线看了看我。“赵洺责,你不爱我了,赵洺责,你个负心人。”叶至说完比着兰花指,跑开了。我被叶至浮夸的表演恶心到了,有些想吐,但赵洺责的目光告诉我不可以。“走吧,和我去操场走走。”我想凭什么,我一大姑娘,你说走就走,我不要面子的啊?但我还是回他:好。“你现在还是不吃晚饭啊?”赵洺责像是不经意的问我。可我却有些抵触,我明白他想说什么,我不愿意回忆起那段我自扮自演的独角戏,就随意找了话岔开了话题。“听说你们教室进了老鼠?哈哈,这就是低楼层不好的地方。”他垂下眼睑,天色有些昏暗,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阿伊,我有些话想对你说。”我害怕他突然就说出他和学妹那些风花雪月的事,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只好干咳几声,开口道,“不要说了吧,我们就这样挺好的。”一旁走的好好的人突然停下,等我发现时,回过头他已经距我有五六米的距离了。瞬间,我有种感觉,觉得我们两个现在以至于以后的关系都应该是这样了,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可就算耗尽全身力气也做不到一个简单的拥抱。“奕伊!”赵洺责不顾整个操场向我们投过异样的目光大声的吼了我一句,紧随其后的一系列的举动让我一度惊讶到怀疑人生。5现在身处教室的我还是有点惊魂未定,脑海中还在像放胶片电影一样回放着赵洺责抱起我疯了一样然后把我扔在了操场的沙坑。直到我在沙坑里愣了好久我也没明白他什么意思。赵洺责胸前不断起伏,像是气的不轻。我拍拍身上的沙子,操场上的人也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热闹,一下子人开始都向我们这里涌来。我从来都没听过他说脏话,今天也大开眼界听到了。“奕伊,我以前觉得你是有点可爱,现在我可算看清了,你这不是可爱,这就是傻,老子怎么就看上你了,还非你不可!”我还没来的及沉浸在被男神告白的幸福感里,穿着校服的教导主任拿着大电筒就突然从人群中钻出来了。“干啥呢!”我们已经没了刚刚入学的傻劲儿,慌乱中,我也不知是拉了他的手,还是他拉了我的手,跑出了操场,顿时围在沙坑的一群人都跑没影儿了。跑到教室时我俩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但是没想到消息传的飞快,叶至跑我我跟前,“阿伊,赵洺责在操场上打了你是吗。”我看了看赵洺责,点点头。“对,他打了我。”随后发出一阵爆笑。赵洺责眉头一皱。“奕伊,我收回我在操场说的话。”说完转身回了教室。叶至说我笑的一脸阴谋得逞的样子。我笑着看着赵洺责落荒而逃的背影。转身对叶至讲,“回去告诉你赵大哥,在我这里买东西,不退不换!”(完)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