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在人间] 走红之后 -

[在人间] 走红之后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第76期:走红之后七年前,肖基国是千千万万个进城务工青年中的一员,拿着每月2000的工资,在广东一家工厂当保安。七年后,因为与奥巴马酷肖的容貌,他的月收入翻了数十倍,他红了。 冯中豪/摄2008年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当时的肖基国还是清远一家工厂的小保安。一直留着长发的他一天将头发剪短,同事突然发现他跟奥巴马神似。“当时没当回事,说实话我也没见过奥巴马长啥样。”直到一天他照镜子时,镜子底下刚好有张报纸上刊登了奥巴马的照片,对照后他才发现的确很像,“这才开始留心自己跟奥巴马的联系,后来甚至发现我和他连生日也就差一天。这个发现并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真正的转机出现在2014年。微信时代的到来,改变了这位“中国版奥巴马”的演艺之路。通过微信,他加入了很多演员群、商演群等,在这里,有很多机会。“我会在群里发自己的简历,人家一看这个人长得像奥巴马,就会对你有兴趣,然后邀请你去演出。”图为10月20日,肖基国和金正恩特型演员小金哥在房间里准备参演一部微电影。“金正恩国内其实有很多模仿者,但奥巴马我知道的就我一个,我应该是最像的。”肖基国说。肖基国外貌与奥巴马神似,平时演出时并没有太多化妆,仅仅只是修饰眉毛。曾有整容医院找他代言并希望将其整得更像,但肖基国一口回绝,他认为长得像是“老天赏饭吃”,自己也不希望永远跟奥巴马捆绑在一起,“现在一套西装行头,两条眉毛就够了,不需要那些炒作”。手势动作、神态表情都是肖基国模仿奥巴马时自己摸索出来的门道。他的绝活是用自编的英语模仿奥巴马演讲。“我只会说几句英语,所以模仿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我自己编的英语,谁都听不懂。”肖基国与小金哥在宾馆里进行即兴表演。不会说英文,更听不懂奥巴马嘴上念叨的那些政治术语,肖基国似乎也不太了解奥巴马的生活喜好。“听说他喜欢喝咖啡,还被媒体拍到过上街买咖啡汉堡,但我实在喝不惯这玩意。”肖基国说。他与奥巴马联系最紧密的就是脸。10月20日,北京,肖基国与小金哥在一部网络电影里“本色演出”。“我不认为我是通过奥巴马炒作,而只是借用我的特色,以跟奥巴马共同的形象进入了娱乐圈。”演出空挡,肖基国和小金哥在车上吃盒饭。“没见过奥巴马和金正恩一起在车上吃盒饭吧。”肖基国调侃道。回到宾馆,肖基国对镜卸妆:“我的妆很简单,画上眉毛就是奥巴马,擦掉眉毛就是肖基国。”演出结束后,制片方给了肖基国100元让他自己打车回宾馆。肖基国的演出都是以网络转账的形式收取费用,一般不会直接收现金。每到一个城市演出,对方都会承担肖基国的往来交通和住宿费用,演出结束后,肖基国在房间里厘清发票收据,准备找制片方报销。85年出生的肖基国现在年纪已经不小,老家的同龄人早已成家生子,孩子都已经上四五年级了,可是他依然没有着落,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家里着急他的终生大事,特意为他安排了一场相亲,但简单见面后两人似乎“并不来电”。相亲时,肖基国在北京请这位四川老乡吃了一顿火锅,饮食上的共同话题让两人之间的尴尬减轻不少。10月21日,肖基国来不及卸妆,乘车外出拜会友人,聊天中,的哥发现他长得很像美国总统,于是主动攀谈起来。肖基国说,这并不是他首次被路人认出来,坐地铁时他也被一位姑娘询问过。10月23日,北京的演出结束,肖基国赶往机场。每个月他有一半的时间在各个城市辗转。“很多记者喜欢问我现在赚钱了有没有想过在哪个大城市买个房子安家,我还真没这个打算,尽管现在经纪公司在广州,我去广州都只是住宾馆。”肖基国说。肖基国排队过安检,“奥巴马都是专机出行,中国奥巴马还是得排队坐飞机,这就是演戏和生活的区别。”肖基国自嘲道。11月13日,肖基国受邀参加2015年中国悍马年会。跟随悍马车主一路从广州驱车前往浙江浦江县。图为坐在加长悍马里的肖基国。行程间隙,肖基国与悍马协会的几位车主寒暄。肖基国说,参加这次活动纯属帮朋友忙,没有报酬。他的经纪人和一些朋友总跟他反复强调,要“懂得经营关系,日后的道路才能越来越宽”。肖基国在一辆加长悍马前与车主合影,一句不标准的“big老板,big车”逗得车主哈哈大笑。“别人教我big读逼格就行了。”尽管肖基国明白在圈子里社交的重要性,但这个从四川大山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有时依然不太“放得开”,表演前一晚,他婉拒了车主们“去娱乐会所潇洒下”的邀请,一个人躺在房间里用手机看电影。“这些复杂的关系我不太擅长处理,而且演员要干的长久,要懂得保护自己的形象。”以前当保安的时候,肖基国收入很低,过生日时才舍得跟朋友下馆子。如今他经常参加各种晚宴,但他还是习惯吃点家常小菜。“那些大鱼大肉吃得不踏实,还没有一盘农家小炒肉吃得饱。”11月16日演出之前,肖基国来到表演场地“踩点”。今年下半年以来,他已经参加了多场商演,对于各种演出流程和内容早已轻车熟路,但他认为作为“职业演员”还是应该准备好每一次表演。此次表演,肖基国原本被安排压轴,但由于要赶往长沙拍戏,他要求主办方将自己安排在了第一个出场。“只要没有那些一线大牌,通常我的表演都是压轴重头”,肖基国躺在沙发上说。表演前,主办方安排肖基国从舞台侧面登台,但他认为那样“不够气势”,于是提议从餐桌中间的长过道登台,“可以摆姿势造气氛”肖基国现在依然有些不习惯这些推杯换盏热闹的场面,表演完后,他总是尽快带上自己的帽子“逃离”,“表演是表演,生活是生活”。11月16日浙江的表演结束后,肖基国乘坐火车赶往长沙拍戏。一上火车,疲惫的肖基国躺下便睡着了。11月17日,长沙,肖基国参加自己主演的网络电影开机仪式。用几句自创的“假英语”开场后,肖基国自我介绍:“我是奥巴马,现在为大家演唱一首《咱当兵的人》。”11月19日,临时租用的片场里,肖基国和女主角为一场即将开拍的激情戏试戏。刚刚认识的两人笑场不断。试戏过后,导演认为两人没有默契,要求肖基国和女主角去小房间里“培养感情”。11月20日,肖基国在平板电脑上观看自己出演的另一部微电影,片中他饰演的是狄仁杰。“无数人问过我奥巴马明年就下台了,到时候我怎么办,其实奥巴马只是我的一个跳板,进入娱乐圈后我能饰演更多角色。我知道这种模仿走不远,接下来我打算好好学习英语,参加一些专业演员培训,做一名真正的演员。”12月1日,肖基国与女演员拍一场床戏,导演一直不满意。一名片场助理无心称道:“演员真不是人干的事情。”有些恼怒的肖基国回应:“那是畜生干的吗?”为了平息情绪,肖基国在空档点了一根烟,在他看来“演员是一份值得尊重的职业”。11月21日,肖基国参加完演出后返回自己的家乡——四川内江的一个小村庄。在通往村里的土路上,他一把把行李箱扛到肩上。“这条路从小走到大,希望能从这条小路走向自己的梦想。等我钱赚够了,我就出资把这条路修一下。”肖基国说。出去打工后,肖基国每年也就过年回家一次,现在虽然每个月有一半时间呆在家里,但家中已经没有太多他的东西,“连房间都不是自己的,现在我就睡我妹妹的房间。”老家的房子里,肖基国的父亲望着正在侃侃而谈的儿子,有些拘谨。肖基国刚开始模仿奥巴马时,父亲连奥巴马是谁都不知道。“我当时只听说他在外面干什么主持,后来才知道是模仿美国总统,你们记者总问我像不像,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看到儿子回来,母亲赶忙生起灶火做饭,肖基国笑着喂给母亲一瓣桔子。肖基国的母亲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对于儿子在外面的工作知之甚少,但这并没有影响母子两人的感情。肖基国是家中的老大,两个弟弟现在也外出务工。“这是我以前当保安时拍的,以前还是挺帅的。”现在他琢磨着将来也把两个弟弟带入娱乐圈:“可以当个助理什么的,也比现在打散工强。”此前,除了肖基国兄弟三人在外务工赚钱外,家里的唯一收入就靠父亲的鸭苗卖钱。一年下来最好的情况也就赚两万多元。如今家里的收入情况已经有了明显好转,但肖基国每次回家依然会帮助父亲料理鸭苗。几年前,肖基国一家借了7、8万块钱想在村外头盖一栋新房子,但房子一层都没盖完就停工了,因为没钱,“当保安时一个月2000多元工资根本存不下来钱”。如今他出演电影、参加商演一天赚的比当保安时一月赚的都多,很快就将家里的债务还清。“将来底下开几个门面生意,旁边修一个车库,买辆好车。”肖基国计划着。11月22日,肖基国接到一位网络歌手的微信,自称发表了一首新歌,希望他录一段祝贺视频,帮助自己宣传宣传。“在这个圈子混不容易,能互相帮忙就尽力。”肖基国称他也曾当过“横漂”“北漂”。“群众演员一天也就赚四五十块钱,经常几个月没活,如果不是长得像奥巴马,想通过群演出来太难了。”肖基国说。拍全家福前,肖基国特意换上了常穿的西装。站在自己从小长大的老房子里,他有些激动。儿时的他从未想过自己能进入光鲜的娱乐圈:“对于一个农村里的孩子,这个太遥远,也不实际。我希望未来不用再演奥巴马,能够演自己。这样才可以尝试更多的角色。”肖基国一家人的全家福。照片中的肖基国,不经意间又摆出奥巴马的样子:伸出手臂,眉头紧皱,像极了在沉思中的美国总统。RT:在人间系列 招聘小编有意者pm ID:大叔丶愛我有意者请私信本文收集凤凰网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