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咖啡书屋]初恋物语:春水煎茶,春心荡漾 -

[咖啡书屋]初恋物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初恋物语:春水煎茶,春心荡漾三月桃花雪1“本人于九月十五号于一栋教学楼三楼楼梯口捡到男生证件照,应该是大一用作入学体检的,若是失主看见,请自主联系本人,号码:181……”九月十五号的晚上,玉俊颖在学校告白墙上发了这么一条说说,配图是她捡到的蓝底证件照,学校告白墙每天登出来的失物招领数不胜数,可偏偏玉俊颖这条格外受人瞩目。因为证件照上的小哥哥长得太好看了,原本证件照就宛如照妖镜,可相片里的男生依旧五官俊朗,眉目清秀,这条失物招领一发上去,底下评论就炸了——“请问这种小哥哥要到哪里领?”“证件照都这么好看,神颜啊。”“小哥哥我不抢了,但楼主,证件照可以分我一张吗?”……玉俊颖一觉醒来,就发现那条说说下面的评论已经四位数了,还有一些大胆的姑娘,直接给她打了电话,询问证件照小哥哥的消息。早上没课,玉俊颖睡到自然醒,心情很是不错,就接了几个女生的电话,但之后电话越来越多,玉俊颖开始招架不住了,吃个饭都不消停,她想把手机关机,舍友却提醒:“你把手机关机了,要是失主打电话过来问你要相片怎么办?”玉俊颖斟酌再三,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模式。证件照主人的电话是在玉俊颖晚上夜跑的时候打来的,她一边听歌一边慢跑,跑到第五圈的时候,手机就震动了。她一边跑一边按了接听键,喘着气道:“喂,你好。”这大晚上的,还娇喘,另一头的男生微怔片刻,试探性地询问:“你……很忙吗?”玉俊颖还是大喘气,“不忙啊,跑步呢。”另一头的人松了一口气。今天一整天都是女孩子给她打电话,这会儿突然来了个声音好听的男孩子,玉俊颖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停了下来,平缓了气息之后又说道:“你是来要相片的吧?”“嗯,明天体检要用。”玉俊颖跑得也差不多了,加上有些渴,就约了那个男生在学校的一家奶茶店见面,自己则跑回宿舍拿证件照。玉俊颖身上还穿着跑步的运动短裤和T恤,头发高高束起,她的长相大气,双唇不点而丹,五官深邃,典型的一看就不好惹的长相,一米七的个子也让她在这所南方大学的女生群脱颖而出。大一的时候,经常有学姐进宿舍推销东西,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办,就玉俊颖格外淡定地站在门口,说了一句:“我们不需要。”那些学姐就怂了。班里的人都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喊她玉哥。她约那个男生来的奶茶店靠近大一的宿舍区,她进去的时候,店里的人不少,她扫了一圈,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其实很好认,毕竟在这个美颜横行的世道,相片跟真人一样好看的男孩子也实在不多了,安安静静坐在角落,目光看着门口。当然,玉俊颖能一眼认出他,其他人也能,他靠着证件照在学校告白墙一夜爆红,今天下午上选修课的时候,坐她前面的几个女孩子都在谈论他。周围的女孩子都明里暗里拿手机偷拍,玉俊颖心里突然升起一股骄傲感来,毕竟这根好苗子,是她带红的。她压着心里的小骄傲,端着一个学姐该有的气场走到那个男孩子面前。“你好,我是大二的玉俊颖,汉语言专业的。”可能是玉俊颖的气场过于强大,那个男孩子微微一愣,才道:“我是大一的凌乾钊,土木工程系的。”玉俊颖哦了一声,拉开椅子坐了下去。桌子上放着两杯奶茶,一杯凌乾钊已经喝了,另外一杯,应该是给她的。礼貌满分,玉俊颖在心里默默给他加了印象分。玉俊颖把相片还给凌乾钊,两人又闲聊了几句,玉俊颖看得出来,凌乾钊性格内向,不怎么爱说话,但性格内敛谦和,是女孩子比较中意的类型,短袖T恤露出来的手臂肌肉结实,应该爱运动……综上所述,凌乾钊这种男孩子,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女孩子一定很多。等凌乾钊走了之后,玉俊颖特别兴奋地给副社长打电话。“翠花,咱们社团有救了。”2对于证件照曝光而引起的关注,凌乾钊多少有些烦恼,但对方也是好意,凌乾钊想着,反正中学也跟现在差不多,忍忍就过去了。可他没想到,玉俊颖会再次来找他。那个身高长相都格外出众的学姐出现在篮球场上的时候,凌乾钊隐隐约约能察觉到,自己身边几个打球的雄性生物的走位开始骚包起来。可玉俊颖偏偏是冲他一个人来的。他刚投了一个球,玉俊颖就在篮下把球给截住了,她掂了掂手里的球,笑道:“凌学弟,我们谈谈吧?”还是那家奶茶店,玉俊颖把凌乾钊堵在最角落的一个位置,开门见山道:“学弟,加入我们社团吧。”这会儿刚结束军训,离社团招新还有一段时间,这会儿来找他参加社团,明显是非法招新……凌乾钊默默往后挪了挪,目光带着几分警惕。“我是茶艺社的社长,我听我土木工程系的同学提起过,你家是做茶叶生意的,耳濡目染,你肯定在这茶艺这方面也有所了解,所以,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社团。”分明是拜托的语气,却因为玉俊颖本身过于御姐范的气场,硬是透出了几分校园霸凌的意味来。但凌乾钊好歹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并没有惊慌,他反而觉得有几分诧异,他眼前站着的这个学姐,看气质外貌,都是十足欧美御姐范,她说要邀请他参加社团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街舞社、摇滚乐队这类比较张扬的社团,万万没想到啊,她会是茶艺社的社长。凌乾钊家里是做茶艺生意的,茶园里的茶艺师都是内敛婉约的,玉俊颖的气质跟茶艺明显不般配啊。想到这儿,凌乾钊微微蹙眉,“社团招新的日期是定在十月份,为什么学姐要这么着急招新呢?”玉俊颖笑得很是谄媚,“学姐这不是求贤若渴嘛,为社团招兵买马、招揽人才,是学姐的责任。”玉俊颖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这话时,恨不得自己给自己P上光环,好让凌乾钊感受到她的心意。只可惜,凌乾钊并没有接收到她散发的脑电波,听到她这一番话之后,还是不为所动,玉俊颖有些挫败,嘿嘿笑了两声,又开始晓之于情的劝说。“这茶艺,是中华文化之国粹,是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你肯定比我了解,中学起我们就在学,要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什么是中国传统文化?茶艺就是啊。”玉俊颖说得那叫一个慷慨激昂,最后一激动,直接上手拉住凌乾钊的手,很是苦口婆心地拍了拍,“学弟,学姐的社团是真的需要你这种人才,你看啊,现在社团招新还没有开始,你可以先跟我了解了解,等到社团招新时,你再做决定也可以的啊。”凌乾钊看着自己被紧紧抓住的手,觉得自己就算拒绝,也无济于事,这学姐是铁了心要把他拉进社团。他思忖片刻,茶艺他从小就接触,还是有些好感,去了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便点头答应了。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这是个坑,他跌进去了,就爬不出来了。3凌乾钊是在第二天跟着玉俊颖去茶艺社的时候,才知道玉俊颖的茶艺社是个坑。茶艺社的社团活动室在学校最偏僻的一个角落,一栋两层的小平房,外墙爬满了爬山虎,远远看去,凌乾钊还以为那个不是房子而是一个长满草的小山坡。地方倒是挺大,就是简陋得有些过分。玉俊颖生怕他跑了,一直守在他身后,示意他推开那间门口贴着茶艺社牌子的大教室。来都来了……凌乾钊如是想到,伸手抓住门把,稍一用力,伴随着门轴转动的声音,门内响起几声稀稀拉拉的鼓掌欢迎声。凌乾钊眉骨一动。这特么的也算是个茶艺社?!里面两个女生一个男生,再加门口的玉俊颖,四个人撑起的社团……凌乾钊突然明白玉俊颖为什么会主动邀请他来社团了。玉俊颖察觉到凌乾钊的脸色微变,双手搭在他背后把他往里推。“学弟啊,你别看我们人少,但个个都是精英。”凌乾钊突然有种被拐进传销组织的感觉,他猛地一转身,玉俊颖搭在他背上的手来不及收回,直接按在他胸上,凌乾钊经常运动,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估计手感不错,玉俊颖还捏了捏。凌乾钊霎时脸一红,感觉自己被女流氓吃了豆腐一样,他猛地往后退了一步,好巧不巧,正好进入了茶艺社的老巢。玉俊颖上前一步逼近,反手把门关上,再配上其他三人不怀好意的笑容,凌乾钊觉得,自己可以喊非礼了。但玉俊颖的流氓气息只保持了不到三秒钟就又怂了,她双手合十,很是诚恳地望着凌乾钊。“真的,拜托你留在我们茶艺社。”学校对茶艺师不重视,上一届的学长学姐把社团交给他们的时候,社团已经是一个烂摊子,因为实在办不好,学校给了最后通告,要是这次招新招不够学校社团人数的平均值,就要解散社团。玉俊颖有个高中同学在土木工程系负责招新,发现凌乾钊家里是做茶艺生意之后,就跟玉俊颖提起,好巧不巧地,玉俊颖又在这个时候捡到凌乾钊的证件照,才有了学校告白墙的戏码。现在凌乾钊可谓是大一新生里人气最高的男孩子,要是把他拐到茶艺社,那就是镇社之宝啊,还愁招不到人吗?玉俊颖还美其名曰:美色救国。凌乾钊教养好,遇事都是能帮则帮,但助人为乐的前提是不给自己带来麻烦,他一向又对自己要求高,这样的社团,真的对他没什么帮助。他板着脸要走,却被玉俊颖拉住。“学弟啊,学校就这么一个茶艺社了,你忍心看着它被解散吗?我们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只要你久不久来看一眼,还有招新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去就可以了。”凌乾钊不为所动,继续往前走,玉俊颖是真的急了,说话也不经大脑,直接喊道:“要是你加入我们社团,以后你的早餐和打球时喝的饮料我都包了,你要是不参加,我就开始追你,天天给你送情书送礼物,把你身边女孩子当情敌一样防着,看见你就往你身上扑,我烦也要烦死你。”这次不光是凌乾钊,就连旁边的社员也是嘴角一抽。社长为了社团的存亡,真的自毁形象啊。4玉俊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凌乾钊再拒绝,似乎就有些过分了。他大概算了一下自己的课程,还有之后的社团招新他应该也不会参加太多,思忖片刻,他看向紧紧抓着他的玉俊颖,“你刚才的意思是我可以不用天天来,还可以迟到早退是吧。”玉俊颖点头如捣蒜。凌乾钊一挑眉。“成交!”玉俊颖喜上眉梢,但等凌乾钊走了之后,她才后知后觉。这孩子难不成就这么怕她,一听她要追他,连这种出卖色相的条约都同意了。但不管怎么样,目的还是达成了。往后几天,玉俊颖往凌乾钊那边跑得都特别勤,玉俊颖在大二还是有些名气的,除了玉哥这个称号,她誓死捍卫茶艺社的行为也让她在学校里声名大噪。她平时有晨跑的习惯,每次凌乾钊要去上早课,她已经跑得差不多了,拎着一袋早餐在必经之路守着,凌乾钊的同学都八卦他们是什么关系,玉俊颖却露出传销式的笑容。“凌乾钊是我们茶艺社的成员哦,学弟要是对茶艺有兴趣也可以报名参加,我们来者不拒的。”凌乾钊听不下去,单手扶额快步走开。社团招新在国庆节之后,浩浩荡荡的招新大军把学校的广场攻占了,为了招新,各个社团都拿出看家本领,场面好不热闹,相比之下,茶艺社只有五个人的队伍在里面格外不起眼。为了招新,玉俊颖还特意统一了社团服装,穿了比较素雅的中国风长袍,女生盘发,不带饰物不涂抹指甲油和香水。渐变色的中国风简约长袍上身,气质瞬间变得清雅起来。凌乾钊原本就是清冷的气质,现在再穿上这一身衣衫,衣袂飘飘,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一路走来,已经吸引了不少关注。跟在他身后的玉俊颖别提多高兴了,凑近他小声道:“好好接客,学姐不会亏待你的。”凌乾钊咬肌一紧,为什么玉俊颖的语气让他觉得他是怡红院接客的花魁?茶艺社的招新地在最尾的地方,逛到最末尾的大一新生已经兴致缺缺,但也好在地方安静,才好施展茶艺。选茗、择水、烹茶……玉俊颖和凌乾钊各占了一张桌子,表演茶艺的动作几乎是同步的,茶具翻动间,武夷岩茶特有的岩谷花香已袅袅升起,萦绕鼻尖。周边人声鼎沸,他们却难得地悠然自得,丝毫不受影响,仿佛在这喧闹间,撑起了一方清纯、幽雅的小世界。玉俊颖平日里的形象太过于张扬,这会儿换了一身衣服,盘发素颜,总算消磨了她的锐气。这会儿已经是下午,她头上的遮阳伞已经遮不住斜照的阳光,从凌乾钊的角度看过去,阳光倾泻在她身上,她仿佛被笼罩在金色的光晕里。也许是凌乾钊的目光太过于专注,玉俊颖在做完一个点茶的动作后,歪头望向他,身上带着星辰极光,在初秋的午后阳光里,眸子望着他,在勾唇浅笑间,尽是光色无边。不知怎地,凌乾钊慌了神,手一抖,茶具里的色泽铁青带褐色的茶汤倒在他的食指上,烫得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其他社员忙着拍照招揽新生,后方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玉俊颖也吓了一跳,放下手中的东西翻包给他找纸巾,可她刚翻出来,已经有人先她给凌乾钊递上纸巾。那个女生自然是被凌乾钊的美色吸引的大一学妹,她已经在一旁看了好久,这会儿终于敢上前来了。玉俊颖见状,很识趣地把纸巾收了起来。凌乾钊原本是看着玉俊颖把纸巾拿出来了的,身子已经微微向她那边倾斜,只是这个女孩子早一步把纸巾塞到他手里,又看见玉俊颖把纸巾收回去,他的心在那个瞬间,就像是突然被人狠狠握住一般,一口气噎在嗓子里出不来。晚上招新活动结束的时候,玉俊颖看着被填得满满的报名表,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了。凌乾钊忍不住凑过去看,“你高兴得像个拐卖到小孩的人贩子。”玉俊颖嘿嘿笑了两声,“都是多亏了你做诱饵才拐来的这些小学妹。”凌乾钊往报名表上扫了一眼,“上头也有不少男孩子啊,这些又是谁拐来的?”玉俊颖有个腐女舍友,受她影响,她也有些腐了,听到凌乾钊这么一说,目光就开始猥琐起来了,“说不定,这些男孩子也被你的美色吸引了……”凌乾钊屈起手指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然后翻手食指从她的额头一路撩拨下来,滑过脸颊,最后勾住她的下巴,拇指在她的嘴唇上轻轻擦了擦,轻笑道:“难道没人告诉学姐,你这副样子,很秀色可餐吗?”玉俊颖一向强势惯了,从来没人敢这样对她,竟然有些没反应过来,支支吾吾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凌乾钊很满意她这副羞赧窘迫的样子,像是出了今天的一口恶气一般,心情很是愉悦地站起来,活动了脖子之后,很是潇洒地离去。玉俊颖臊得耳红脸烫,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站起来,对他的背影喊道:“凌乾钊,招新之后,你还得来社团啊。”凌乾钊转身面对着她,反着身体往后走,道:“去做什么,让女生看我,还是我去看你啊?”玉俊颖嘴角猛地一抽,心想凌乾钊今天是不是被学妹们调戏太多,心里憋屈,所以到她这里出气来了?想想刚才凌乾钊勾起她的下巴还用拇指摸她嘴唇的举动,玉俊颖又是一股热血冲上脑门,她转身捂着脸,在心里哀嚎:学弟太可怕了!5第二天的时候,社员把前一天拍的视频剪辑好,发到学校告白墙,再贴上茶艺社招新群的QQ群号,视频放上去没几个小时,QQ群的人数就暴增。玉俊颖早上有课,中午吃饭的时候才有空去看那个视频。昨天她和凌乾钊表演茶艺的时候,其他社员就在旁边录像,两人身材高挑,气质也是一等一,再穿上特别显气质的中国风长袍,一举一动,皆是一派仙风道骨之姿。社员卡点也卡得好,最后一幕竟然是卡在了凌乾钊转头望向玉俊颖,而玉俊颖歪头浅笑的那一幕。玉俊颖咬住筷子,目光就黏在了手机屏幕上,她怎么越看,越觉得这一幕有些暧昧呢?下面的评论也很是热闹,还有热心网友在评论下贴上在现场拍的相片,玉俊颖一张张点开,一张张保存。她在心里默念:只是觉得相片里的她好看才保存的,回去就把凌乾钊给P掉。招新之后,玉俊颖就忙着社团的事,没机会再给凌乾钊送早餐,凌乾钊原本还没觉得怎么样,但几天之后,早上没早餐吃的他上午上课都没什么精神。打球时也习惯了玉俊颖拿着水在旁边守着,这会儿玉俊颖不来了,他竟然忘记给自己带水,打完球渴得喉咙冒烟,场外却没有玉俊颖的身影,他这才觉得隐隐失落。偏偏跟他一起打球的同学还喝着女朋友送的水,凑过来问他:“最近怎么不见学姐来找你啊?”“不知道!”凌乾钊焦躁地把球一扔,转身离开了球场。他回宿舍洗了个澡,冲掉身上的汗,去食堂吃了饭后就开始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闲逛,等他反应过来,已经逛到了茶艺社门口了。现在社团刚刚招新,新生还不用上社团里来,屋子里只有玉俊颖和几个社员在忙碌。玉俊颖一身休闲装,盘腿坐在桌子上,单手托腮,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人是招够了,但社团里面用到的东西我们还是缺,学校不拨款,只能我们自己出。”社团里唯一一个男社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就我们几个,根本凑不够那个钱,要是让学弟学妹一起集资,也有些不合常理。”玉俊颖蹙眉思索片刻,“我打暑假工赚了些钱,应该能补一些……”玉俊颖话音未落,凌乾钊就从外面推门进来,外面光线昏暗,屋里的灯光在他推开门的一瞬间悉数打在他身上,莫名让玉俊颖有种救世主降临的感觉。“社团用的东西,我能问我姐要,就当是给社团拉的赞助。”这真的是天使降临啊,玉俊颖眼里立刻放了光,连忙跳下桌子,屁颠屁颠跑到凌乾钊面前确认,“你说真的?”玉俊颖虽然个子高挑,但在凌乾钊面前,还是矮了半个头,这会儿又是有求于人,往凌乾钊面前一站,就像家里高傲的猫主子突然示弱,这让凌乾钊格外有成就感。他原本憋屈的心情突然开朗起来,嘴角抑制不住往上扬,他抬手,在玉俊颖的脑袋上揉了揉,道:“我要是不露一手,你还以为我只有美色。”凌乾钊对茶艺并不是很上心,家里的生意姐姐接手之后,他就选了自己喜欢的土木工程专业,所以他对玉俊颖这种自掏腰包来填补茶艺社空缺的做法,并不是很理解。他打电话跟姐姐要了赞助,确定姐姐能给他们一批茶艺用具之后,玉俊颖更是直接激动得上蹿下跳,从社团出来之后走路都是飘的。凌乾钊刻意放慢步伐,玉俊颖也迁就他,两人就走在其他三人的后面。社团的麻烦解决了,玉俊颖心里高兴,一高兴,就跟麻雀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凌乾钊原本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后面直接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她。玉俊颖心里一咯噔,“你是不是觉得我烦啊?”凌乾钊摇头,又道:“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就这么喜欢茶艺?”“这个啊,很多人问过我,我都说是因为喜欢,但其实,不全是。”玉俊颖笑了笑,但又很快回归平静,垂下的眼帘里带着几分苦涩,“学校的茶艺社已经有了近三十年的历史了,而茶艺社第一届的社长,就是我妈妈。我妈妈是个很厉害的茶艺师,但在我上大学之前,她就因病去世了,所以,我心里就有一个执念,一定要把妈妈创立的社团给办好。”凌乾钊在问的时候,已经做好了玉俊颖给他灌输茶艺的一百种好处之类的答案,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层关系,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看着玉俊颖垂下的眸子,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朝她张开手臂,语气略显别扭道:“听说女孩子难过的话,都喜欢抱别人,我提起你的伤心事,是我的错,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抱抱我。”玉俊颖微微诧异,妈妈去世已经好几年了,现在提起,心里会失落,但反应已经不会那么激烈了……但,凌乾钊已经张开怀抱等着了,她不抱似乎有些亏。内心纠结好一会儿,玉俊颖还是挪上前,轻轻把脸埋在了凌乾钊怀里。凌乾钊刚刚洗了澡,好闻的沐浴露和男孩子特有的气息混合在一起,竟让玉俊颖一时间心如鼓动,她从头到脚都紧张得不像话,却舍不得移开半分。在玉俊颖靠过来的时候,凌乾钊的身体僵了一下,等缓过神来,就伸手小心翼翼地环住她的身体,轻轻在她背上安抚似的拍了拍。走在前面的三个社员察觉后面的两人没跟上,回头的时候,就看见路灯下各怀鬼胎相拥而立的两个人,橘黄的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长,暧昧缠绵在夜风里,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期,再在每个有情人的心里开出花来。6因为要从姐姐那里拿茶具,周末的时候,凌乾钊特意带着姐姐喜欢的糕点,跑到了姐姐的办公室。姐姐做事风风火火,一边吃着糕点,一边抱怨公司的事情太多,她忙不过来。凌乾钊闻言,给姐姐倒了一杯茶,道:“那我以后给你找个喜欢茶艺的弟媳,帮你分担分担。”姐姐可是人精,眼皮都不抬一下就答:“你说的弟媳,是你们学校茶艺社的社长吧?”凌乾钊眉骨一动,“不是。”“切,臭小子还不承认,我可是你姐,你小子虽然礼貌,但从来不多管闲事,除非,你心里已经默认了,那个女孩子的事情不是闲事。”凌乾钊被姐姐过于直白的话整蒙了,跟着公司大卡车把茶具搬到茶艺社的时候,都是恍惚的。引进大批新茶具,社团里人手不够,只能叫大一新生来帮忙,原本安静偏僻的茶艺社,突然变得闹腾起来。这次招新办得好,不少人是真的喜欢茶艺社才进来的,但也有不少姑娘,是冲着凌乾钊来的。东西搬得差不多了,就有女生开始往凌乾钊身边凑,女孩子到底害羞,最常用的方式,就只有让男生帮拧瓶盖这种事。玉俊颖自掏腰包买了两箱矿泉水,那个女生分到矿泉水之后就走到凌乾钊身边,羞赧道:“那个,我瓶盖拧不开,可以帮个忙吗?”女孩子腕力不够,拧不开瓶盖是正常的事,凌乾钊也没多想,拿过来就拧开了。女生拿回瓶子,正准备跟凌乾钊搭话,凌乾钊却拿起旁边的水瓶,大步朝不远处的玉俊颖走去。他把瓶子往她面前一递,语气近乎无赖,“我瓶盖拧不开。”玉俊颖嘴角一抽,一个男孩子,拧不开瓶盖,要不要这么娇羞啊?!凌乾钊察觉到玉俊颖的质疑,立马抬起另外一只手腕,“我昨天打球的时候扭到了手腕,刚刚搬东西又扭到了,我为了社团这么卖力,学姐你却连个瓶盖都不忙我拧?”他的样子太过委屈,玉俊颖叹了一口气,拿过瓶子,握紧用力一拧,等她把拧开的瓶子递给凌乾钊时,后者这才舒展眉头,十分乖张地喊了一句:“谢谢学姐。”茶艺社的房子虽然简陋,但地方大,一间教室装茶具,还有一间教室可以做活动场所,等布置好茶具之后,玉俊颖就让大家集合到活动室,原本只是休息聊天,到后面也不知道谁先喊的一句想看表演,大家就开始闹开了。凌乾钊坐在玉俊颖旁边,有些心不在焉地回想今天姐姐说的话,他人气高,就有人起哄让他上台唱歌,玉俊颖就顺着大家的意,半推着他站到了人群中间。凌乾钊原本还在想姐姐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是不是把玉俊颖跟其他人划分开来,冷不防被推上来,害他心不在焉的罪魁祸首还跟着大家一起起哄,凌乾钊心里又萌生出玉俊颖把他当成怡红院花魁招揽生意的感觉来。你喜欢的人想让你出卖色相帮她招揽生意,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凌乾钊板着脸,却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压着怒气生硬地唱完了一首歌,这才回到座位上。他在座位上没呆多久就站起来走了,玉俊颖隐隐觉得他不对劲,追出去的时候凌乾钊已经走出去好远。“怎么就回去了?”玉俊颖小跑着追上去,凌乾钊却不停下,只道:“社团已经招够人了,茶具也到了,学姐应该用不上我了,我还留着干吗?”7凌乾钊那天晚上从社团离开之后,就没有再来过茶艺社,玉俊颖给他发过几次信息,凌乾钊不回复,却发了一条朋友圈。这么明显,玉俊颖再迟钝也明白了凌乾钊是在生气,但是,为什么生气,她就有些不明白了。有时候在路上遇到凌乾钊,她想打招呼,都被无视。玉俊颖那个暴脾气,心想这小屁孩怎么比微博上那些被吐槽的女朋友还难哄?见实在哄不了,玉俊颖心里憋了一团气,又无从发泄,干脆就把网络数据给断了,然后再给凌乾钊发信息轰炸——“最近这段时间对你太好把你给惯坏了是不是?”“我是你学姐,学姐!长姐如母,学姐相当于干妈!能不能给你干妈最基本的尊重?!”“社团招够人了,茶具也到了,社团是不需要你了。但是,我需要你啊。”“我怎么就喜欢上你这么一个不好伺候的小屁孩啊?别人都是男孩子哄女孩子,我这都哄了你好几天了,你都不搭理我一下!”“社团没事了,以后我要找什么理由去见你啊?”“凌乾钊,你不要太过分,我告诉你,等我遇到比你好的男生,我就不哄你了。”……玉俊颖连发十几条信息之后,就把手机收回包里,跟着室友去超市买东西,等付款的时候,她把手机拿出来,很是惊讶地发现,她刚刚断了网络数据发的信息全都发送成功了。超市旁边有家奶茶店,她经常去,连多了那家店的WiFi,这会儿她只是路过,WiFi就自动连上了,信号不强不弱,正好把信息都发了出去。更可怕的是,许久不搭理她的凌乾钊竟然回复她了。“比我好的男生很多,但是他们都不喜欢你啊。”玉俊颖手抖得跟食堂打菜阿姨一样,她让舍友帮忙付款,自己则走出超市,她还不知道怎么回复,凌乾钊的信息又来了。“我很好哄的,给我一个女朋友就可以了。”到这种时候了,玉俊颖还打算皮一会儿,就回道:“我们社团里很多好看的学妹,你可以随便挑。”“我就喜欢那个叫玉俊颖的。”玉俊颖心里已经狂喜不已,嘴角挂着压抑不住的笑意,但还是故作冷静地给他回了一条:“那我去问问她的意思。”玉俊颖把信息发出去之后,停顿了好一会儿,又发了一条:“巧了,玉俊颖说她也喜欢你。”该怎么形容呢?我喜欢你时,你也喜欢着我,为了你,我丢弃了所有的利落和娴熟,我也不是故意脸红心跳束手无措,只是上天偏偏让我遇到了你,从此,春心荡漾百年难平。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