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女人是老虎]吴秀波小三的酒单:拉菲、玛歌、十四代、残响[21P] -

[女人是老虎]吴秀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吴秀波和陈昱霖的狗血大戏正如火如荼地上映着,先是小三的陈昱霖发朋友圈控诉波叔对她洗脑、用佛经控制她、还养了小四小五。  然后渣男波叔毫不犹豫把她送进了牢房,陈的父母还在网络发布血泪控诉。  现在剧情马上进入第三幕了,陈昱霖的Instagram被扒出来,说好的一年333天横店陪伴拍戏、煮粥熬汤洗衣服的小保姆剧情,纯属子虚乌有。  原来陈小姐坐着私人飞机和头等舱满世界逛着,住顶级酒店,戴三十多万的名表,拿爱马仕限量版包包,玩得不亦乐乎呢。    看到这里,老虎一颗八卦之心瞬间燃烧起来——如此有钱又会享受生活的女人,喝的酒一定不会差!  于是拜托在国外的同学帮我翻了翻陈昱霖的Instagram,把有酒的日志截图发给我。  果然喝得很好!  早在2014年7月份,陈昱霖就在Ins上晒了一瓶波尔多左岸一级庄的酒——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的1988年份。  陈小姐是1988年8月10日的生日,估计是看到自己的年份酒了,非常高兴,随手就拍了一张。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波叔提着她的年份酒来提前跟她庆生。  但是我们从她当天随后的晒照中发现,她们不是只喝了玛歌,而还有其它一级庄的酒:  侯伯王(Chateau Haut-Brion)的2000和2004年份,拉图(Chateau Latour)的2000年份。  玛歌、侯伯王、拉图如果你不懂这些是什么,那么简单点说:它们是与拉菲一个级别的酒。  价格都是动辄几千上万的。  1855年,酒商们把波尔多左岸最牛的葡萄酒庄们放在一起排座次,上面三家酒庄加上拉菲(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构成第一序列,也就是常说的一级庄。  这个分级体系是沿用至今的。  但是这张照片也暴露了陈昱霖葡萄酒知识的匮乏。  右边这一瓶被她嫌弃得连酒标都只拍了一小半的酒,叫啸鹰(Screaming Eagle)。  这一瓶,比左边那三瓶加起来还要贵。  你即使把拉菲搬过来,也是无济于事。波尔多的酒,近些年来是不太能打的。  这也从侧面验证了——这些酒都不是陈小姐自己买的,她只是蹭酒喝而已。  不然不会不知道啸鹰的价值。  好,闲话少说,我们继续八陈小姐的饮酒生活。  2014年的8月份,陈小姐参加了另一场很壕的生日派对(当然,应该不是她自己的)。  派对的主要用酒,是这个:  江湖上人称“黑桃A”的Armand de Brignac香槟,因为瓶子够炫、在灯光黑暗的夜店仍然能被认出来,因此深受各路富二代喜爱。  说到富二代,我想起在陈昱霖被捕的时候跳出来声援的那位公子,也是此香槟的爱好者。  自此以后直到年底,陈小姐都没有再晒名酒了,直到2015年初,她晒出了这么一张图:  在奢侈品包包和眼镜之间,立着一瓶便宜而难喝的韩国烧酒。  根据一些公众号的推断,她是在2017年《军师联盟》爆红以后才突然富起来的,因此在2015年,或许她只愿意买这样的酒了。  毕竟,好钢要用在刀刃上,钱得花在塑鼻头、填充、线雕超声刀之类更重要的地方呀!  紧接着又晒了一张这个:  又是波尔多,这个凯隆世家(Chateau Calon Segur)也是波尔多里颇有江湖地位的名庄,地位比上面的拉菲们低两级,属于三级庄。  除了酒不错,这个酒还有个卖点,就是酒标上的桃心图案,常常被拿来做表白用酒或情人节礼物之类的。  所以不排除这个是波叔送的。  接下来在2016年,陈昱霖参加了一个非常夸张的酒局,地点是杭州西子湖四季酒店:  这张图片里,正面的一排酒,全部是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的酒。  白马酒庄是波尔多右案的一级名庄,自然也是和拉菲他们算是同一档次的酒。  这照片里有50多瓶白马,哪怕是最便宜的年份,加起来怎么也得20来万了。  更何况,右边那一列酒标更不清晰的酒,目测都是拉菲。  16年10月16日,杭州四季酒店是搞了个怎样的局啊?相较于谁睡了谁,我还是更想知道谁喝了什么!  然后时间进入了陈小姐开始暴富的2017年。这一年的年初,她就跑去了住东京安缦酒店:  目测这三瓶酒是直接在酒店的酒单上点的。因为其中有两瓶已经有好些年头了,这样的酒在街头酒铺不容易找到,反而那些酒单很全的酒店会有存货。  左边的是酩悦香槟(Moet & Chandon)的1973年份,这玩意的零售价大概350欧左右,但是酒店定价肯定比普通零售渠道贵不少,因此花掉1.5~2倍的钱都是正常的。  中间的是玫瑰山庄(Chteau Montrose),是波尔多左岸的二级庄,名庄。1978年份,价钱倒不贵,因为已经太老,酒质走下坡路了。  但是对于陈小姐这样的葡萄酒菜鸟,估计波尔多名庄+高年份这两个关键词已经有足够吸引力了吧。  右边的侯伯王,之前露过脸了。  但是,在日本,怎么能只喝葡萄酒不喝清酒呢?  于是 ,在几天过后,仍然住在东京安缦酒店的陈小姐,喝了一回清酒:  陈小姐果然很有钱,一喝清酒就是单价超过3000块钱的硬货。  这款“残响”的卖点是,超低的精米步合——只有7%。  也就是说,它的酿酒用米,必须经过长期、慢速的研磨,直至把整颗米的外围磨掉93%,只留下最中心的7%的心白。  这样酿出来的酒,可以把杂味完全去掉,风味很清爽纯净;而缺点则是:味道不会太丰富复杂。  题外话,现在这家酒厂,已经推出了精米步合在1%以下的酒了。日本人要轴起来,那是真的轴。  另外,还是得赞一句,陈小姐品尝这款酒的方式,是冷饮,而且用白葡萄酒杯,这都是非常正确的、享用高端清酒的方法。  在日本享受了一段时间,陈昱霖又去了韩国,入住首尔四季酒店,继续喝波尔多的侯伯王:  回国以后,她参加了一场喝大酒的局:  从左到右,分别是玛歌2007、欧颂酒庄(Chateau Ausone)2006、玛歌2002、拉菲、两瓶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 Rothchild)以及两瓶来自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奥纳亚酒庄(Ornellaia)。  大部分是老面孔了,生面孔欧颂酒庄(Chateau Ausone)是一个波尔多右岸的一级酒庄,和之前出现过的白马酒庄并驾齐驱。  那两瓶意大利酒尽管是这张图里最便宜的酒,一两千就能买到,但是它也是意大的“四大雅”之一,顶级货。  陈昱霖的酒单,已经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了。  她接下来晒出的酒,又让人眼前一亮:  在中国最有知名度的日本清酒,应该是獭祭。  但是在土豪圈子里最受认可的酒,肯定是这个十四代。  在日本高端清酒市场就是无可撼动的一哥地位,近几年开始被中国市场热炒,价格步步攀升。  最贵的十四代龙泉,价格从不到一万,涨到三万多,料理店喝的话,随便再加50%。  陈小姐喝的这款“十四代 本丸”,是十四代系列里面最便宜的酒,只是特别本酿造,售价在2500以上,料理店售价大概要加一倍。  老虎试过推荐十四代的厂家生产的其它产品给朋友,其实瓶子里的酒一样,就是不带“十四代”这三个字,价格便宜60%。  得到的答案至今印象深刻:“酒标上没十四代这三个字我喝来干嘛?”  那倒是,难道发朋友圈还要婆婆妈妈解释“这玩意和十四代同一个厂家”吗?多掉逼格。  像陈昱霖这样一张图发出来,说明一切,多好。  一个月后陈小姐又参加了一个喝大酒的局,晒出一堆酒。  这一次酒在画面里并不是主体,事后也没有如她之前的作风一样,补拍一张单独的酒合照。  估计是她看不上?  老虎只好自己把酒放大来看看。  估计像勃艮第乃至全世界最牛的酒庄罗曼尼康帝旗下的大依瑟索(Grands Echézeaux)和依瑟索(Echézeaux)这两块酒园所产的酒,是不会入波尔多爱好者陈小姐的法眼哦。  不就是一万多一瓶的酒嘛。  只是如果陈小姐入坑了勃艮第的话,那么她花的酒钱跟之前的比起来,就会是指数级增长的。  她找波叔要钱的次数和频率,也一定会更多,波叔会更快地扛不住,然后她自己也会更快地被抓起来哦。  最后,时间进入到2018年,陈小姐发布了最后一张晒酒的图片。  这一回,终于把自己之前看不上的啸鹰酒庄发上来了。  喝了这么多年波尔多,陈小姐终于开始去探索其它顶级名庄酒了。  可是这时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在她把自己和波叔的事情捅出来之前,还去了一趟大理散心,在洱海边静静地读了金刚经。  还发了一张事后看来耐人寻味的自拍:  结合现有的资料来看,她和波叔,还真的是一个贪财,一个好色呢。  看完这两人的过往种种,我倒是莫名地想起这么一句话,有点应景: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