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咖啡书屋]凶宅中介:鬼来电 -

[咖啡书屋]凶宅中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凶宅中介:鬼来电卿莫去1“你好,凶宅中介。”云铃铛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时钟上直指子夜十二点整。“对,无论是凶杀还是自杀,老鬼还是新鬼,反正死过人闹鬼的房子我们都收。你那房子是凶杀?没问题,你是房主?什么?你是死者?!”云铃铛一个激灵坐直了身体,“我现在不困了,你慢慢说吧。”云铃铛因为体质特殊,所以从小到大也算得上是阅鬼无数。毕业后成功应聘了十三次,被解雇了十二回。后来辗转到了这家凶宅中介,才算稳定了下来。被解雇的原因都一样,她总是对着空气说话,吓到别人了。大家都以为她是活见鬼了,只有云铃铛知道,她真的是活见鬼了。不过按照她纵横凶宅多年的经验,鬼主动打电话,还是第一次。死者自称叫柳怡,是独生女,在知道她早恋后,她父亲把她关了起来,继而从十八楼推了下去。“就因为早恋?不至于的吧……”云铃铛倒是听说有未成年少女开房被父亲打断腿的,这推下楼还真是第一次听说。“相信我……”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戚戚哀哀的,云铃铛决定去弄清楚。地方并不难找,云铃铛第二天下午就来到了柳怡所说的小区。这个小区的房子没有低于一百平米的,而价格,没有五百万以下的。云铃铛啧啧了两声,装作闲聊开始跟邻居打听了起来。“你是说柳家?”在小区里锻炼的大妈一边用力踹着眼前一棵落叶松,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可怜哦,小孩子跟家里怄气,就这么一跳。你说现在一家就一个孩子,爹妈养了十几年,眨眼的工夫就没了,惨啊。”说着话,又是一脚,松树晃了两晃。“听说她跳楼的时候,她父亲就在旁边?”云铃铛看了看松树,也是很可怜,最后决定不阻止大妈继续踹。“可不是啊,老柳就在旁边。看见她往下跳,扑上去就想拽住。那是能拽住的?眼睁睁看着……”大妈凑近了云铃铛几分,“我跟你说啊,摔得跟烂西瓜一样……”推,拽……这两个动作猛一看,差异不是很大,都需要一个扑过去的过程。难道是老柳想要抓住柳怡,结果被柳怡误解成了推她?不管怎么说,云铃铛就很难相信,一个人过中年的父亲,会把自己的独生女推下楼去。“那不那不,那就是老柳!”大妈对着一个男人的背影指了指。云铃铛跟大妈道了谢,赶紧跟了上去。“你好,柳先生。”男人停住了脚步,缓缓转身。他长得不错,五官端正挺拔,有几分周润发的味道,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眼眶有些发青,明显是没有休息好。“你是?”男人的声音低沉含混。“我是中介的,想问问你的房子打算卖吗?”“不卖。”男人冷冷地应了一句,转身要走。云铃铛却分明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从后面走了过去,浑身都是鲜血,一把抱住他的脖颈爬到了他背上。男人似乎有所感觉,不安地动了动脖子,身子微微前倾,后背佝偻了起来。云铃铛的眉头皱了起来,爬上去的人应该就是柳怡了,她认定了父亲是杀害她的凶手。云铃铛快走几步,“柳先生,如果这房子你不卖掉的话,只怕会对你有影响。”浑身是血的柳怡突然侧头对着云铃铛一笑,“我给他机会了,就算杀了他,妈妈也不会怪我了。毕竟,他都没有给我机会。”沾满鲜血的手臂勒住男人的脖子猛然一用力。与此同时,男人的脸色一下苍白了许多,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第一粒扣子,拽着衣领不安地动了动脖子。“你少纠缠我,再敢跟着我,小心我叫保安把你扔出去。”2“我们能聊聊吗?”云铃铛对男人的威胁置若罔闻,目光却看着男人头顶上方的柳怡。男人只觉得浑身一松,刚才阴冷的感觉消失不见了。而云铃铛已经带着别人看不见的柳怡转身向着小区内的树下走去。“你叫我来,就是希望我能阻止你,你并不是真的想杀了他,否则的话,你早就动手了。”云铃铛看着面目狰狞的柳怡。“别自作聪明了,我只是在等而已。我还没到头七,不能回家。他晚上都在家里过的,白天我的力量不够杀死他。今天晚上,就是我的头七了,我就能回家了。”柳怡阴恻恻地笑了起来。“那为什么给我打电话?”“我妈妈……”“什么?”“我妈妈不相信他杀了我,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我!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我需要你让我妈妈相信。”柳怡身体上血迹在消退,慢慢变成一个清秀的少女模样,抬起头来,看着云铃铛,“让我妈妈相信我,别让她恨我,我很爱她。”柳怡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故事,她曾经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父母恩爱,对她也很宠爱,她幸福得像个小公主。可突然有一天,父亲就变了,她曾经在半夜醒来的时候,亲眼看见父亲手里拿着刀,就站在她的床头,冷冰冰地看着她。柳怡吓坏了,双手紧紧地攥着床单闭上眼睛装睡,幸运的是父亲只是看了一会儿,就提着刀走开了。从那天起,她才发现父母经常争吵,有时候父亲还会动手打她母亲。她知道这都是因为父亲在外面有了女人,那女人给父亲生了一个儿子。父亲想要跟母亲离婚,但母亲却不肯同意。“他怕我妈妈跟他离婚的话,会分走一半财产。”柳怡身上的阴气陡然大盛,大片大片的鲜血从她的头顶渗出,顺着她漆黑的长发滴答滴答地掉落下来。“他杀了我,是想把所有的钱都留给他的私生子!他是个恶魔,披着人皮的畜生,推亲生女儿下楼的畜生,他不配活着!”柳怡开始大喊,一股暴烈的阴气从她身上渗透出来,飞速在四周蔓延,“我要拉着他一起下地狱!”四周的温度陡然而降,云铃铛打了个寒颤。柳怡已经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如果任由她的怨气蔓延,可能会波及其他人的身上。“他们都相信他的鬼话,都以为我是自杀的。为什么谁都不帮我?他们都该死,都该死……”柳怡脸上如同蒙上了一层黑色的雾气,快速渗透进她的皮肤里。糟糕,要化怨灵了,云铃铛把心一横,伸手去摸兜里装着的符咒,就在指尖触碰到符咒的瞬间,周围的寒意却突然消失了。瞬间,柳怡恢复了少女的模样,刚才的怨气消失得干干净净。她痴痴地望着小区门口一个女人的身影,“妈妈……”3“你好,阮女士,能聊几句吗?”云铃铛追了过去,柳怡告诉她,她妈妈叫阮可。“我们认识吗?”阮可的声音有些哑,双眼肿成了两个水蜜桃,显然对女儿的死非常悲伤。“我是柳怡的朋友。”云铃铛给自己编了个身份,“有些事,她想让你知道。”“到家里说吧。”柳怡的家布置得很温馨,美式田园风格,可地毯明显有些陈旧了,看得出来多年没有更换过。地上已经落了灰尘,实际上到处都有些灰蒙蒙的。柳怡死后,这个家的女主人已经无心打理家务了。桌子上摆放着柳怡的黑白照片,照片前燃烧着两支蜡烛。阮可进门后,首先把快燃尽的白蜡熄灭了,又换上两支新的,才转头对着云铃铛说道:“我女儿有些怕黑。”云铃铛点了点头,柳怡就站在门外,很明显她进不来。阮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整个人像是被抽掉骨头一样,深深陷入沙发中,“你说,我女儿有事要告诉我?”云铃铛看向站在门口的柳怡,柳怡立刻点头,“妈妈,我是被我爸爸推下去的,我不是自杀的。我不会自杀的,我不会让你这么伤心,妈妈,我爱你……”云铃铛深吸了口气,这话她无法转达。“阮女士,我能知道柳怡是怎么过世的吗?”阮可的目光看向了窗口,云铃铛顺着她的目光也看了过去。飘窗是可以整个打开的,有防护栏杆,但只有半人高。如果想要跨过去,还是可以做到的。“她从这里跳了下去。”阮可的声音打着颤,勉强说完就忍不住双手捂住脸,痛哭了起来。云铃铛等她哭了一阵子,情绪稍稍缓和,才又问道:“听说当时柳先生想要拽住她?”阮可点了点头,肩膀抽动着。“请节哀。”“我女儿一直都很乖很懂事的,她很疼我的。”阮可断断续续地开始讲述,“她只是一时糊涂,跟班上的一个男生好上了。她爸爸想让她在家里冷静几天,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傻事啊。”云铃铛静静地倾听着,可门口的柳怡身上的怨气又一次聚集了起来,正在用凄厉的声音大喊着,“我没有,我没有!是他推我的,他把我推下去的。告诉她,你告诉她啊。”云铃铛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阮女士,我认为依柳怡的性格,似乎不会做出自杀这种事。你有没有觉得其中有什么蹊跷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当时房间里只有柳怡和她爸爸,就算是摔倒,也不能摔到窗户外去,不是自杀,还能是什么?”“也许,当时他们情绪都很激动,发生了推搡。也许,是个意外……”云铃铛尽量挑不那么刺激的方式说。“请你出去!”阮可一瞬间站了起来,伸手指向打开着的房门。“你怎么又跑到我家来了?”门口,一个带着酒气,脚步踉跄的男人跌跌撞撞走了进来,“滚啊!滚!”“你快离开吧。”阮可走过去想要搀扶老柳,被他粗暴地一把推开了,“贱货,别碰我。”阮可瘦小的身体一下子撞到了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与此同时,站在门口紧紧握着拳头的柳怡大喊了一声,“别欺负我妈妈!”脸上的阴气陡然而生,迅速笼罩了全身。天一下子就暗了下去。云铃铛暗叫一声不好,坏了,天黑了,柳怡的回魂夜!4柳怡的嘴角忽然上扬,一抹诡异的微笑浮现了。她一步步走进了房子,所经之处留下一个个鲜红的血脚印。阮可首先发现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老柳很快也发现了,目光随着那串脚印移动着。云铃铛闪身挡在了老柳身前,“柳怡,你想清楚了,若是杀了人,你就没有机会入轮回了。”“咯咯……咯咯……”柳怡从喉咙里发出阴恻恻的笑声来,绕过云铃铛,向着窗户走去,她漂浮了起来,悬在窗外,发出温柔地呼唤,“爸爸,爸爸,爸爸……”老柳的眼睛开始发直了,头僵硬地向着窗户转了过去。显然,他听见了。“闺女?是你吗闺女?”老柳开始跌跌撞撞地往窗口走。柳怡的声音充满了魅惑,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在唇角一转,鲜红的血被她舔入口中,“来啊,爸爸,来啊,我在等你,爸爸……”“不!”阮可突然发了狂一样往前冲,双手死死抱住了老柳的腰想要拽他回来。无奈老柳的力气竟然无比的大,拖着阮可一步步向着窗口走去。云铃铛趁着老柳的速度放慢,已经抢先一步到了窗口,“既然你执迷不悟,我也容不得你了。”说完,手腕一转,一张用朱砂写了符咒的黄符出现在双指间。柳怡看见云铃铛手中的黄符,脸上陡然变色,声音一停。老柳的脚步也瞬间停了下来,有些迷茫地左右看了看,显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云铃铛的手还在口袋里掏摸,坏了,怎么关键时刻打火机找不到了。符咒不点燃,它也就是张纸。云铃铛急得满头是汗,难道今天要在阴沟里翻船了?老柳的目光最终定格到了窗口,“闺女,我刚才好像听见我闺女的声音了。她在叫我。”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老柳脸上划过一抹了然之色,“她想叫我去陪她?”云铃铛看着老柳,他脸上没有一丝愧疚,甚至没有一丝恐惧,倒是有明显的思索,难道他在认真考虑要不要自杀去陪女儿?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是个会杀自己女儿的人啊。“不!不!”阮可冲了过来,“做错事的人是我,该死的是我。”说完,不管不顾地向着窗口奔去。云铃铛一个闪身截住她的去路,“你女儿有怨气未消,她认为是你丈夫推她下楼谋杀了她。”“不可能。”阮可的身体软软地滑倒在了地上,“我丈夫很疼闺女的,就算明知道闺女不是他亲生的,可还一直瞒着闺女,怕她知道以后会难过……”窗外的柳怡陡然发出一声尖叫来,双手捂住了耳朵,“不是,不是。我是亲生的,我是亲生的。”死前的一幕,终于在她脑海中重现了。她被关在家里,她知道那个男生在楼下等她,手机早就被没收了,她就打开窗户,往下扔自己写好的信。谁知道,正好被开门回来的老柳撞见了。盛怒之下,老柳失口说出了真相。阮可曾经婚内出轨,柳怡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曾经想过离婚,可阮可苦苦哀求。他进退两难,开始酗酒,开始家暴。可对于已经当亲生女儿疼爱了十年的柳怡,他却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喝醉后,他甚至拿着刀要杀了阮可,可阮可却躲了起来,他甚至提着刀找到了柳怡房中。明明看见阮可就躲在柳怡的床脚,可顾忌柳怡会被吓到,还是退了出去。一句脱口而出的“你怎么跟你妈一样”让聪明的柳怡起了疑心,争吵中故意套话,老柳终于说了出来,“你就是你妈跟野男人生的,难道也要学你妈吗?你知不知道你才多大?你也想生个野孩子出来吗?”受到了巨大刺激的柳怡开始大喊大叫,老柳怕她摔下去,上前要拉她离开窗口。可两个人纠缠中,柳怡却从窗口纵身一跃,跳了下去。变成魂魄后,她选择性地遗忘了,当时她跳楼的真正原因。只记住了老柳当时的怒火,和他伸向自己的手。5“他们都有自己的错,可你是无辜的。”云铃铛向着柳怡伸出了手。柳怡眼中有泪珠滚落,洗去满脸的血污,让她露出本来面目。“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云铃铛低声问柳怡。柳怡轻轻点头,看向老柳,“爸爸,我爱你。”“她说话了吗?”阮可焦急地问云铃铛。“是的,她说,‘爸爸,我爱你。’”老柳坐倒在地,拽着自己的头发开始痛苦地嘶吼着,“我为什么要告诉她,为什么要告诉她?”阮可喃喃自语,“闺女,闺女……”柳怡的目光看向了窗外,云铃铛轻声问道:“你看到什么了?”柳怡的脸上露出平和的、安宁的笑意,“我看见了一架梯子,我很想过去。”云铃铛的声音轻柔,“去吧,那就是送你离开的天梯,顺着它走,你就可以到自己该去的地方。它是为你而来的。”柳怡笑着点了点头,点头的瞬间一滴晶莹的泪水掉落在地。阮可的嘴唇颤抖着,“她什么都没跟我说吗?她是在怨我吗?闺女……”“她已经走了,心怀怨念的魂魄是看不见天梯的。她走得很安详,她心中没有怨恨。”阮可显然没有听见云铃铛的话,她披头散发地大叫着,“闺女!闺女!”云铃铛转身,她看见这个女人三魂已乱。用俗话说,就是疯了。就算柳怡已经原谅了她,她也无法原谅自己。柳怡的原谅只是给她自己的救赎,每个人都只能救赎自己。所有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无论阴间阳界,有人行差踏错,就该有一处会得报应。这苦果是阮可自己种下的,她会用自己的后半生来品尝。有时候,真相就像一把刀,它出鞘的时候,会收割所有应付的代价,连本带利。云铃铛浑身酸软地回到了中介所。“房子收了?”老板带着油腻的笑容,他们这行,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没……”云铃铛低头。“云铃铛你又乐于助鬼去了?我雇你不是来学雷锋的!你看看你看看,一下午人都不在,连电话都得我自己接,我还得给你发工资,我图什么啊我?”云铃铛咬着牙忍受老板的魔音入耳。一道醇厚如酒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我觉得你做得不错。”云铃铛回头,见门口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一个俊朗的年轻人,一身中式的仿古青衫,带着温润笑意。好帅!云铃铛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啊!”老板倏然一惊,看看门口,又看看云铃铛。“我告诉你啊云铃铛,你别吓唬我!”云铃铛的嘴慢慢张大了,难道门口帅得惨绝人寰的家伙是个鬼?帅鬼向着云铃铛走了过来,风度翩翩地伸手,“认识一下吧,我叫鹿陆。”一双眼睛璀璨如星。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