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咖啡书屋]爱你是孤单的心事 -

[咖啡书屋]爱你是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爱你是孤单的心事光玥光玥三月的岛城丝毫未有春光,反倒海风呼啸,寒意料峭。周潇在十字路口差点没被风吹歪,要努力弓着身子才勉强维持平衡。原本她也挺壮实一姑娘,去年冬季大病一场暴瘦许多,连减肥药都省了。路上人不多,周潇整理被风吹乱的长发时,程楷的电话适时响起,她给他标注了特殊铃声,是五月天的歌,“世界纷纷扰扰喧喧闹闹什么是真实……”“老周救我!我女朋友又跟我吵架了……”周潇翻了个白眼,果然又是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他程楷一年十八个女朋友,周潇还没记住上一个名字,程楷的情史就已经改朝换代了。“跟我什么关系,你无不无聊啊?”周潇没好气起来,她刚准备对着电话破口大骂,尖锐的刹车声就在耳畔响起,紧接着周潇的身体仿佛飞起来一般被甩到了空中。就那一秒,周潇觉得飘在空中竟有那么一丝舒适,听力丧失前的最后一刻,周潇听到程楷着急的呼喊声。1车主是个好人,周潇醒来发现人正在市中院的VIP病房,住这地方可非富即贵啊,她此前陪领导送礼的时候来过。“周小姐,这是韩先生留下的名片,他说你有任何不适都可以立即联系他,对于撞伤您这件事,韩先生表示非常抱歉……”眼前应该是个秘书在善后吧,周潇听着这字正腔圆的官腔就头疼,大家都是当跟班的人,就不用演来演去了。周潇猜这姑娘肯定心底大骂自己,老板的杂事越多,跟班跑腿就越累。“替我谢谢你们老板,本来也是我过马路不小心……另外,我这腿多少天可以下地啊?”周潇看着被绑成粽子的小腿欲哭无泪,她这动如疯兔的性子可哪里受得了这“牢狱之灾”啊。“医生说一周后出院,在家里还需要调养两个月。”看着周潇愁苦的表情,秘书姐姐贴心提醒着,“韩先生嘱咐过,周小姐的误工费他全权负责,还有营养费他也会补偿小姐的……”“呼……这不是钱的事啊。”周潇面露难色,她那领导跟个阎王一样,知道自己两个月不上班,指定就让她卷铺盖走人了。秘书小姐还想补充什么,却被突然闯进的陌生人打断,她立刻起身制止,“我们这是私人场所,先生请您出去。”“喂喂喂……程楷你个狗东西还算有良心!”程楷打量了一圈房间摆设,没心没肺的倒在周潇病床上,还敲了敲周潇打着石膏的腿,“哥们我够意思吧,听见你的惨叫,我可是快马加鞭的就赶了过来。”“得了吧,要不是接你电话,我用得着受这罪吗?”“对对对,都怪我那女朋友,干嘛非要跟我吵架……老周,我这就跟她分手,就当做给你赔礼道歉了。”真是个大礼。周潇翻了个白眼,心里诽谤说我不出事你也会想法子甩掉人家。他程楷什么尿性,周潇实在是清楚不过,仗着一张俊脸,从十六岁就开始招摇撞骗,迄今十年,还从未有一任女友在位超过半年。其实周潇已经大半年没见程楷了,她假意说自己饿了让程楷削苹果,自己扯过被子盖在脸上,眼睛却偷偷瞧着程楷。他还是人畜无害的长相,握着水果刀的姿势很笨拙,皱着眉头正在和果皮做斗争,程楷长相偏欧美,又因为皮相白嫩,穿搭日系,给整个人添了一份温和。不过程楷本人呢,却和温柔八竿子打不着。周潇永远忘不掉他们刚做同桌,程楷恶狠狠划出三八线的样子。也忘不掉自己被数学老师责罚时,程楷一副事不关己坐视不理的样子。还有他和姑娘们分手后的冷漠,抢周潇零食时的残暴,与周潇斗嘴时的毒舌……想到这,周潇恨不得冲着程楷的脑袋一顿爆锤,他那个愚蠢的头要与不要又有何妨。2程楷是真的讨厌。大一那年,本以为和程楷这朵高岭之花就此别过,如同程楷在外人跟前多次重申的那般,周潇只是一个普通同学。可是程楷半夜胃痛的时候,却把电话打到了周潇这里,明明虚弱到话都说不成句,还不停的向周潇诉说,他想家,想有人陪伴。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程楷的奸计得逞,发觉周潇是个好捏的柿子,便事事都烦她:让周潇给他定外卖,帮他出谋划策追女孩,球队输了会找她吐槽,游戏打得比较好需要周潇的彩虹屁……这种情况持续到大四毕业,两人考研双双落榜,周潇原以为和程楷同病相怜,不过后者却全然不放心上,兴致勃勃的与周潇介绍自己的新女友。图片上的姑娘和程楷前十八个女朋友一个类型,甜美软萌,穿素色的衣裙站在新芽嫩绿的法桐树下,笑起来嘴角有梨涡。确实好看。毕业的迷茫,就业的压力一时让周潇心烦意乱,她敷衍了一句“好看”,对于程楷之后发的消息便不再入耳。她是个绝好的朋友,从来没有成为程楷和女友的绊脚石,她总是如此,程楷单身时就鞍前马后,程楷恋爱时就完全消失。程楷向她请教感情问题,周潇也能说得头头是道,像个人工智能,每次都妥帖解决程楷的烦恼却从来不落话柄。这就是周潇的聪明所在,她像所有单纯的女生一样,也曾被程楷吸引,因为他的容貌,他的成绩,他的正直稳重,有时候他越是高冷沉默反而更加神秘诱人。这是外人眼里的他。但周潇知道,程楷的好成绩皆是因为勤奋,他优渥的家境和长兄的优秀不允许他泛泛平庸。“可妈妈并不喜欢我,她的心思都在哥哥身上。”“至于高冷啊,那是我脑子笨,反应不过来大家的点。”“为什么会和你做朋友?当然是因为,你对我没有非分之想啊,老周。”看吧,程楷就是这么坦诚,他甚少与人说心里话,不过几年积累下来,周潇的身份较之旁人还是特殊许多。没有非分之想。多么高明的一个结语啊,周潇果真就压下来那个念头,一方面贪恋着陪伴程楷的时光,一方面又在规劝自己,恋爱有五成的风险会分道扬镳反目成仇,而朋友却是一辈子的。中学时候风行一时的《夏至未至》也写,傅小司对于立夏而言,是个接吻都怕弄脏的男孩,程楷就是周潇的傅小司吧。所以,想到与程楷恋爱,周潇忽然不寒而栗,她猜想那个眼睛长在头顶的程楷一定会留给自己鼻孔,然后嘲笑反问,“你觉得咱俩可能吗?”3被程楷的鼻孔气醒,周潇睁开眼就觉得胸口一股无名的怒火,她刚要发作,却发现身边坐着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想必这就是那个人善心好又钱多的韩先生了吧。“周小姐,您醒了?今天早上我因为处理急事,开车伤到了你……”韩明生不紧不慢的道歉,一张俊脸除了真诚的歉意还写满了,美貌。这个颜值,甩程楷不知道几条街啊。看见周潇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韩明生礼貌的递过来水杯,“周小姐不用担心误工,您上班的部门恰好与我公司有些许合作,我已经派人打过招呼了。”嗯?周潇含着水突然觉得难以下咽,乖乖啊,这得是多么个大户人家啊,给那个活阎王请假,派人,打招呼,就……行?“咳咳,韩先生真是周到,其实不必这么客气,我……”周潇说着说着,舌头却像打结一样磕磕绊绊起来。还真不是她周潇花痴,试问这么一个彬彬有礼的贵公子正眼神诚恳的盯着你,面带微笑又风度翩翩,谁能顶得住?所以程楷推开房门的时候,忽的就撞见这“郎情妾意”的一幕,周潇脸色微红,韩明生眉目含春……呸,周潇想什么天鹅肉呢!脑袋突然被砸中,周潇及时从美梦中苏醒过来,在外人跟前不好发作,周潇恶狠狠的瞪着程楷,后者却满不在乎。“你不是不喜欢病号服嘛,我给你买了好看的睡衣。”我靠,买就买,嚷嚷这么大声做啥?故意浇灭我的新桃花是吧!“您是小周的男朋友吗,撞伤了她真的很抱歉,请一定好好照顾她,这样我心里的愧疚还能少一点。”“我不是。”“他不是。”两个人同时拒绝,而又同时冷哼一声,韩明生看着这两个年轻人觉得真好笑,他交代了秘书几句就告辞,临了还不往给周潇一个深情的眼神,看得程楷一身鸡皮疙瘩。“这老男人也太油腻了吧?”“人家哪里老了?三十出头而已。”“啧啧,一把年纪还冲小姑娘放电,为老不尊。”“你……不会说话可以闭嘴!”周潇嘴上强硬,却因程楷脱口而出的小姑娘一词心里偷乐了一下,这至少说明了程楷把她当自己人,还添了个这么俏皮的称呼。周潇换上了睡衣却发现码数过大,她气的要打程楷,自己辛苦瘦到两位数,他是瞎了还是傻?不,他就是坏。“喂,我一直觉得你胖乎乎,谁知道你干嘛突然暴瘦。”“姓程的,我为什么暴瘦,你没点数?”周潇说着,鼻子突然一酸,她暴躁的踹了程楷一脚,“出去给我买饭,我还要吃慕斯蛋糕!”4程楷在岛城没待几日就回了学校,说是导师一遍遍催他,周潇却猜想是后院失火。韩明生的秘书确实得力,没几天就和周潇混成了好友,俩人一起八卦韩明生,朝夕相处间,周潇便也对韩明生熟悉不少。重返工作岗位之后,周潇明显感觉办公室变了天,从前难说话的上级和蔼了许多,从前不团结的同事也突然善良了许多。诡异的状态愈演愈烈,周潇实在受不了满脸堆笑的作风,终于在某天活阎王给她开车门的时候,受宠若惊的求老板不要。“领导,您这样我可真是怕折寿啊!”“嘿嘿,小周啊,从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你和韩老板还有这么一层关系……真人不露相啊,我看好你哦!”果然是受惠于韩明生的名气。周潇清了清嗓子,原来如此啊。既然没有阴谋,就先让大家误会着,反正狐假虎威这事也传不到韩明生耳朵里。她没料到,正主在第二天就大驾光临,那个傍晚,她正对着窗外的夕阳暗骂无情老板又加班,办公室突然热闹起来。周潇循声望去,人模狗样的韩明生就在大家的簇拥下走到了周潇桌前。他微微俯身,好看的手指扶在周潇桌前,“现在去吃饭?”这语气,这口吻?周潇突然有点上头!她醉醺醺的上了韩明生的车才稍稍清醒,“韩先生真是太客气了,您之前的补偿已经够多了……”“给你发信息你没有回复,我才擅作主张来你单位,你不会怪我吧。”“不不不不会。”周潇忙不迭的摇头,才发现一直是韩明生在带节奏。昂贵的酒食之乐过后,周潇实在过意不去韩明生的招待,再三强调不需要再因为撞伤她而愧疚。“我的腿早就好啦!”周潇怕人不信还伸出来晃了晃。“周小姐,你真的以为我只是出于愧疚在补偿你?”嗯?果然,没了程楷那个倒霉蛋,她的桃花旺盛了起来!在周潇脸红心跳这当下,韩明生的脸却越靠越近,他的香水气味萦绕在周潇鼻息的时候,她觉得这是和程楷完全不同的味道。程楷是那道永恒的白月光,眼前却是一朵炙手可热的玫瑰花。“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原来……韩明生靠近只是给她解开安全带,周潇这花痴在想入非非什么!韩明生这套路真是高!周潇一时尴尬,她红着脸开门,手腕却突然被韩明生握住,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问,“我明天还可以去看你吗?”5程楷好一段时间都在忙于课题任务,没有和周潇联系。主要是他最近没踢球,用不着强迫周潇夸自己。也没有想追的女孩子,没有吃到什么好吃的,碰见什么好玩的。更主要的是,程楷愈发觉得,周潇开始敷衍自己了。他周一发消息说自己换了发型,周二了对方才慢条斯理的说,你剃光头都艳压群芳绝世无双。“你才剃光头!”“有病。”翻开寥寥可数的聊天记录,程楷突然玻璃心,周潇以前从来不这样。他预备着攒好这些周潇冷落自己的证据,到时候好好欺负她一番。入了夏,岛城时光实在宜人,周潇的桃花也不负众望茁壮的成长着。韩明生人善心好钱多,还对周潇温柔宠溺,给她摘星星摘月亮都不为过,虽然体贴却也稳妥,不至于糖衣炮弹让人腻歪。周潇心想,自己24年苦于恋爱坎坷,这下可划算了。韩明生告白那晚是周潇的生日,他定了市中心人气最高的那家餐厅,用餐位置在大厦顶端,可以俯瞰到全城的灯火。这还不够,等到零点的时候,周潇在舒适的休息厅内困得昏昏欲睡,室外露台却一片喧闹,大家争先恐后是干啥?看夜景?周潇揉着眼睛想去凑个热闹,却看到对面的写字楼原本灯火通明突然暗了下来,她正纳闷,一扇扇窗户却依次开始亮灯,刚好组成了周潇的生日日期。啊?这拍电影一样的待遇还真让她撞上了?周潇在人群中搜索韩明生的身影未果,很快又被漫天绽放的烟花吸引。禁燃令早就让这座城市不再有焰火,周潇只不过跟韩明生吐槽过一句,他就满足了自己的心愿。当夜的光景太热闹,等到喧嚣褪去,周潇重新找到韩明生的时候,他却一脸疲惫,似乎并不打算如剧本里写的一般给周潇告白。难道,他想让我当她的情妇才一直不告白敲定个名分?眼见着周潇又在瞎想,韩明生拍了拍她的脑袋,“公司生意出了一点问题,我情绪不太好,影响你了是吗?”“没没没没有。”周潇觉得自己的语言功能在韩明生跟前真的退化很多,她挠了挠头心里嫌弃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帮他排忧解难。韩明生却贴心搂过周潇,“对不起呀,潇潇,等到下次,我一定给你过一个更好的生日。”“下次?”大哥你快告白啊,下次可就得等一年啦!“还有今后的每一次。”老天爷啊,帅哥说起情话的杀伤力绝对是指数型增长啊,周潇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蹭蹭狂飙,全身的血液都撒欢着奔跑,等待杀出一个缺口。是韩明生的吻让周潇的慌张平静下来,她紧张的揪住韩明生的袖子,像一条渴求水泽的鱼,接起吻来全无章法。韩明生喘着粗气在周潇耳畔轻笑,“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有的是时间?周潇抬头看韩明生,恍惚间仿佛看到程楷的脸在摇晃变换,是程楷在温柔摩挲自己的头发,是程楷的手托住自己的腰身。是他温柔允诺,“我们有的是时间。”6世界杯开幕,程楷觉得自己可以不眠不休看球,把脑袋看秃也愿意。他玩笑说让周潇给自己买个假发。周潇这回倒是秒回了,她自打烧高香被韩明生看上,经济上宽裕不说,工作也清闲了不少,大多时候都是懒洋洋的。“别说假发,让我给你转账做植发手术都行。”“你是发财了还是发烧了?”嘿嘿,周潇可算扬眉吐气一回,她发送了与韩明生的合照,“姐妹我即将嫁入豪门!”照片中的周潇靠在韩明生怀里,咧着嘴眼睛笑成一条缝,韩明生配合的比了一个Y手势,整个人看起来稳重而优雅。和俏皮的周潇搭配起来……无比刺眼!瞧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剪刀手,俗不俗啊!还嫁入豪门,做你姥姥家的春秋大梦吧!程楷的白眼翻出了新高度,恶狠狠的发语音,“你还是攒着钱治病吧,被精神病院抓走的时候可别指望我探监!”周潇这美梦可真是狂妄,韩明生无比优越的身家却单身至今,这难道不奇怪吗?说不定他有病呢?说不定他就是玩弄周潇呢?说不定他是同性恋所以拿周潇挡流言呢?都24岁了还一副麻雀脑,天天的不让人省心,天上哪有掉馅饼的好事啊,她周潇也不知道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韩明生脑子被驴踢了才会看上她吧!心内怒火发泄完毕,程楷发现眼前的草稿纸已经一团乱线,周潇几斤几两?程楷端详着周潇的照片,发现这姑娘的确耐看,工作起来也算有板有眼,年纪轻轻就去混机关单位,倒也不算个傻白甜。尤其是,去年病了一场,人消瘦了却更显气质,去周潇家吃饭的时候,看着盘起头发的她站在灶台间,程楷都有那么几分恍惚。那场病,程楷一直内疚是因他而起,他提着礼物登门道歉,周潇却大度的不像她,给程楷准备了美餐,也绝口不再提往事。他们的往事,若讨论起来,似乎长情陪伴中总有遗憾。周潇十九岁才有初恋,被甩后她心情郁结,程楷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去周潇的城市陪她,看着周潇哭到发抖的肩膀,程楷特别想伸手抱住她。可是临了,他也只是轻描淡写说,你这么笨,人家当然会移情别恋。周潇去山区支教的时候,电视正播报那个地区的泥石流,从不信鬼神的程楷却在与周潇失联之后,去庙里求了三天菩萨。可是再见面的时候,程楷明明想说我好担心你,话到嘴边却变成,你晒黑了真丑。周潇考研失利,他知道这时候应该帮助她树立信心,但是程楷也知道更主要的原因是周潇选择了性价比特别低的学校。至于原因,大概是因为那和程楷的学校在一个城市?看穿了这层用意,程楷心想自己也许不该再躲了,他不能等所有菜都切好了再下锅。所以毕业两年后,周潇工作定在自己曾心仪的岛城时,程楷下定了决心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也是不辜负周潇这些年的青春。原本不需大动干戈,周潇的心思昭然若揭,可程楷觉得周潇值得最盛大的仪式,他联系了婚礼策划公司,准备在商场里搞一个快闪。很多人一起跳舞,楼顶飘气球那种,周潇那麻雀脑就是会被这种热闹打动。程楷真真切切的练习了两个月的舞蹈,等到那天终于来临的时候,心里却打起了退堂鼓。群众演员似乎很配合,所有人都在祝福这对年轻人,可是人群齐喊“嫁给他”的时候,周潇红着眼睛捂住嘴巴的时候……程楷又觉得似乎哪里做错了,他并不是要娶她。至少不是现在。所以他确实把周潇搂在了怀里,然后在她耳边轻轻说,“特别感动对吧,那我用这招肯定能追到我女神。”嗯,他骗了她。她却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个试验品。7那天如何收场,周潇已经记不清了。她醒来是在医院,诊断说是重度贫血,而且那天程楷急着喊她,周潇确实没来得及吃东西,血糖低晕倒也是有可能。被感动到昏过去。这就是那个悲惨经历的收尾,周潇并不感动,她死心才对。是啊,她喜欢他,从见到第一眼就动了心,所以伪装成不近男色的样子,两人拌嘴打架也怕被看出端倪。因为喜欢他,所以总是秒回消息,总是有求必应,为了他24有空,在他需要时可以是任何身份。因为喜欢他,所以一点点微小回应都够周潇开心好几天,他把自己介绍给周围朋友的时候,他给自己挑生日礼物的时候,他所有废话都朝她讲的时候。哪怕他的女友频繁更迭,周潇也不曾介意,“反正我不会把你换掉。”程楷如是说。顶着朋友的身份承受暗恋带来的悲喜,周潇不是那个紧张的小偷,她觉得神圣。程楷被周潇捧到了天边,因为那独一无二的中意给程楷镀了金边,他于众生中总有令周潇动摇不得的爱。可是后来呢,他把玩笑开到了自己身上。周潇的身体还算健康,可是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程楷再安利她去吃什么,再与他分享趣事,周潇都觉得索然无味。她吃不下程楷寄的蛋糕,看着程楷的近照也不觉生动。喜欢这么久,隐藏这么久,哪里能轻易撤军,程楷小心翼翼维持与周潇的友谊,言语间也多了许多愧疚。于他是愧疚,于周潇却是羞耻。是真心不被珍惜的耻辱。周潇大度原谅,是真的恨不起来,她知道程楷没有恶意,却也不知程楷在逃避什么。那天人群齐喊“嫁给他”的时候,周潇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她喜欢程楷,却不曾妄想成为他的妻。周潇有信心做好这个角色,却也觉得缺少了什么东西。即使那天程楷真的在告白,周潇应该也会犹豫吧。嫁给你十几岁喜欢的人,当真就是好事一桩吗?你已经不是十几岁的你了,他也不是。现如今,二十四岁的周潇被三十岁的韩明生吸引,这最合理不过。饶是程楷再怎么打滚泼皮,周潇也只当是一时玩笑,失去这个世纪好备胎,当然一时难以接受。那晚她又梦到程楷,他还是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对着周潇的指责跳脚否认,“你居然说我拿你当备胎?我没有!我不是!”“那我是你的什么?”“你是我的优乐美……”诡异的广告词突然抢镜,周潇心想这都哪跟哪,她皱着眉去锤程楷,却被搂住锢在怀里,“这话我只说一次,你可得听好了……”睡梦中的周潇想要支起耳朵认真听,眼前的程楷却狡黠一笑,蹦蹦跳跳的跑开了,就像无数次她去球场给他送水时一样。他都是随意的抹掉嘴边的水渍,然后笑容活泼的跑开,傍晚的绿茵场,夕阳下的少年,周潇过了多少年都看不够。“潇潇,该起床了哦。”“唔……明生?我我再睡一会嘛!”厨房传来食物香气,应该是韩明生准备好了早餐,他是真的体贴,平时得闲就会来周潇的公寓照顾她。虽然共处一室,却不曾有逾越之举,周潇感激他的绅士之礼,程楷却嘴不饶人的说,他说不定那方面不行。周潇便也懒得计较,原本这些琐碎她完全没必要讲给程楷听,不过每次看他阴阳怪气的样子,心底又会蒸腾出一种欢快。8生活波澜不惊,韩明生把周潇带去见家长,他在海边给周潇置了豪宅,“夏天度假再搬来这里,海边湿气重,对女孩子不好。”那段时间,周潇也在调理身体,她确实总有零零星星的毛病。韩明生劝她辞掉工作,选一些清闲的工作,他把周潇养的愈发慵懒,真有几分嫁入豪门的态势。过于完美的安排让周潇一边自问如何走了狗屎运,一边又在忧虑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呢?他们预备着先举办婚礼再扯证,毕竟有钱人做财产公证什么的也需要耗费时日,周潇理解。韩明生是真的绅士,都要结婚了也不曾和周潇同床过,他最多是把周潇搂在怀里说,不能让女孩子吃亏。可是每次亲吻过后,他却一点看不出动情的模样。周潇初经人事,实在是太不理解了。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她也不便事事都与程楷通气,只好一边忐忑着,一边坦然。试婚纱那天,韩明生的情绪似乎不太好,周潇看着身上的华服锦衣,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快乐。她玩笑一样把照片发给程楷点评,老半天不见回复,程楷过了好久才打电话过来,背景里有嘈杂的登机提示音。“姓周的,你敢嫁他,你死定了!”我靠,这人也太恶毒了吧!周潇说你有病吧,心底却蔓延了一丝期待,他这是,来抢亲吗?非也。还没等到程楷抢亲,周潇的美梦就不攻自破了。那天韩明生的状态是真的憔悴,他们从婚纱店出来的时候,有陌生的男人过来叙旧,笑容坦荡的说好巧啊在这里碰到。可是周潇一眼就看出两人在说谎。“这位小姐,把你男朋友借给我几分钟,你应该不介意吧?”听人这么说,周潇也不敢有啥意见,司机送她回家,而韩明生上了对方的车。不知道是周潇看花眼还是如何,她看到那人把手搭在韩明生腰上,他们上了车似乎还交颈缠绵一会?周潇无由头的心烦,她翻看着方才试婚纱的照片,越看越觉得别扭。车窗外飘起了小雨,周潇心事重重的回家时,却看到程楷抱着胳膊站在门口,看到一脸诧异的周潇,忽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现在真的是长能耐了对吧?”“干嘛?”“你知道韩明生是什么人么就一头跳进去他的圈套?”周潇推开房门也不邀请程楷进来,看他暴跳如雷的样子反而有点想看热闹。“我跟你说过,每次都在反问句讲话,特别讨厌。”她说完去了里间,被冷落的程楷摔门声响巨大。原来周潇只是进门给他拿毛巾擦衣服上的水,看见程楷杵在玄关处,黑着脸恨不得把周潇脸上瞪出一个洞。“瞪我干嘛?我年纪大了,谈个恋爱不可以吗?韩明生哪哪都比你好,我被他吸引也是理所应当。”程楷拽过周潇的毛巾扔在地上,被周潇满不在乎的态度气到肝疼。实不相瞒,他老早就调查过韩明生,这家伙别说压根就不喜欢周潇了,他从头到尾都在欺骗周潇!国内几大有名的同志圈,随便一打听就能套出韩明生的消息。他为了掩人耳目,假意和单纯健康的周潇结婚,营造家庭和谐的空壳,给自己树立阳光向上的形象,以便在地下和男友私会。也许是撞了周潇之后临时起意,也许一早就挑中了周潇,无论哪种打算,周潇如果不能及时抽身,就会在美梦中沉沦,成为悲剧的同妻。亏她还心里感动韩明生的绅士,不睡你是根本就讨厌女人的身体好吗?程楷干急眼,也不好说狠话伤害周潇,他打算在周潇这里赖着十天半月,让邻居街坊都误会,看他韩明生能把狐狸尾巴藏到何时!9程楷觉得,自己的如意算盘可能打错了。他缠着周潇已经一周了,外出时故意在过马路搂时住她肩膀,喝奶茶时故意用错吸管,晚上洗澡时还蓄意裸露半身,进行肉体诱惑。如此之后,周潇不仅没有半点被诱惑的意思,连韩明生都没有再出现过。“姐妹,你被甩了?”“没啊。”程楷脑子不够使了,“您那金贵的男朋友,一星期都没联系你了,当真不是死了?”满脸写着疑问的程楷看起来单纯无比,他心怀不轨又着实纳闷。周潇歪头看到程楷湿漉漉的发丝滴下水滴,洇在沙发坐垫上,他身上的味道和自己一样,俩人用一瓶沐浴乳。“你不是不希望我嫁给他吗?我听你的。”甚少见到周潇这般低眉顺眼的样子,程楷一时觉得诡异,他沉吟猜测周潇这话的深意,忽然又想起去年假告白时,周潇红通通的眼眶。“咳咳,那你以后嫁不出去,别找我算账。”“好啊,不找你。”周潇依旧是平静的回复,程楷这下可坐不住了,莫不是这姑娘豪门梦破灭,现在万念俱灰一心求死了?他盯着周潇看,周潇也眼神温和的回看他。俩人都使着劲,看谁先破功……周潇心里暗为自己喝彩,和韩明生里应外合这招实在是太高超了!其实生日那天,韩明生并没有告白,他向周潇坦白了自己此前的计划,并祈求周潇的原谅。虽说诧异,周潇倒也理解韩明生的处境,她将计就计,和韩明生计划了这一出“嫁娶大戏”,意在逼迫程楷,早点过来抢亲。周潇原本毫无胜算,婚纱照是最后一击了,果不其然,程楷淡定不了,立马跑来“抢媳妇”。当然啊,如果早一分公开自己的算盘,程楷又一定会嘴硬说是身为朋友,有拯救周潇的义务。可是周潇不想跟他做朋友了,她朋友很多,不缺程楷这一个。…...据说,两个人对视超过七秒钟,如果相互喜欢,就会忍不住亲吻。这个理论还是周潇告诉程楷的,这当下,夜风太温柔,星辰闪耀,程楷在心底倒数着七秒钟,他觉得这个说法全无根据。却,还是在第七秒来临的时候,扣住周潇的后脑勺,吻住了那个喋喋不休,与自己吵了十年的嘴巴。周潇的眼眶又红了,但程楷这次不会再当逃兵了。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