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咖啡书屋]长舌女 -

[咖啡书屋]长舌女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长舌女晁安1“这女人啊,你这乍一看上去,表面上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有的啊,长得是比这常人还要美。只是,一旦你中了她的招,被她迷住了,那可就……”柳森故意地拖长了音,一脸欠揍地看着刘二和陈星。“三木,你他妈的别卖关子,赶紧讲。”刘二将瓜子皮吐得飞远,不耐烦地拱了拱柳森的腰。柳森被他拱得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坐直。他向上推了推自己滑落一半的眼镜,瞪了刘二一眼:“急什么?这还长着呢。”“这女人啊,每到夏末秋初,她那长舌头就会显现。所以,这时候她就会出来,出来干什么呢?勾引男人。不过她需要的,可不是咱男人的身体,她需要的,是咱男人的精气。只要将这个男人搞到手,她就会用她那四五米长的血红长舌头将这男人勒死。吸了这个男人精气,然后把他吊起来,伪装成自杀的假象。”“然后呢?”“然后就等着下一次夏末秋初的到来呗。”“这就完了?”“对啊,完了。”刘二一脸嫌弃地朝他摆摆手:“呸,我说三木,你这故事讲得简直太烂了。陈星,来,你来讲一个。”陈星瞥了他一眼,抄起自己眼前的酒瓶顿顿地喝了两口:“我不讲,我没故事,我老婆还等着我回家睡觉呢。”“对,我女朋友也在家等我回去睡觉呢。”柳森也忙在一旁附和。“得,你们也别虐我了,天儿也不早了,都回吧。”刘二将酒钱拍在桌上,拿了一瓶酒便晃晃悠悠地率先上了街。柳森站起来,朝陈星使了个眼色,一骑绝尘。这小子,陈星掏出钱包,从里边抽出二百块钱,拍在桌子上,拎起自己的包,便匆匆走上了回家的路。走在回家的路上,陈星不禁有些感伤,人都说三十而立,三十而立。想自己身边的人,从前的同学,最差的也是有车有房,生活小康。自己呢?自己有什么?拍拍自己空空如也的裤兜,啥也没有。直到现在还每月每月的和老婆一起还着那房贷,连个孩子都不敢要。回家的路上漆黑一片,什么人也没有。前两天这儿的路灯不知道被哪家的混小子给砸了,要是让自己逮住了,非得好好教育教育他。陈星打开自己的手机光,漆黑的夜染上一层光晕,迷幻得有些不太现实。突然一阵夜风袭来,吹得陈星打了个寒颤,脑海中不禁回想起柳森刚刚讲的故事,生生地生出一丝恐惧。算了,还是赶紧回家吧。他不禁加快了回家的脚步。2陈星回到家的时候,自家的房门是半掩着,这让他心里有些慌。莫非是家里进贼了?踮着脚悄没声地走进去,小心翼翼地四处转了转。家里干净整洁得很,不像是有人入侵的样子。“江铃,媳妇儿,老婆……”等把各个房间都转得差不多了,陈星才终于放了心,轻声地唤着老婆的名字咦~人不在?这么晚了她能出去干嘛?陈星在家里又转了一遍,确认没人之后,便抄起自己刚刚随意扔在沙发上的外套,边穿上边准备出门找找。只是他衣服刚穿了半支袖,脚还没来得及往前伸,房门便“嘎吱”一下打开了。江铃从外面走进来,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你这是要去哪儿?”“去找你,这么晚了,你出去干什么了?”“哦,楼下的莎莎有点发烧,她妈收拾不了,喊我过去看看。”“这样啊。”陈星舒了口气,将那还没穿上的外套重新脱下来甩在沙发上。“你看你,还老是随便扔东西。”江铃这么说着,走过去弯腰将他扔在沙发上的衣服收起来。在她弯腰的那一刹那,陈星注意到,她那白色短袖后方,有一块不太明显的红色印记,有些像……血迹。“快去洗洗吧,这一身的酒味。”还没等陈星开口询问,江铃便走过来推着他朝浴室走去。“好好好。”陈星答应着,回头亲了江铃一口,便进了浴室。按往常的习惯,陈星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江铃应该是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或者在卧室里躺着玩手机。不过今天,陈星找了一圈,却什么也没发现。诶,这刚回来的人,又去哪儿了?“江铃,江铃!”“别喊了,我在卫生间。”从卫生间悠悠飘出一句回答,声音有些虚,轻飘飘的,很是没有力气。“在卫生间啊,你快点,我也想去。”“好。”里边的人应下不久,“哗啦啦”抽水的声音便传了出来。江铃打开门,一脸煞白。“你怎么了?”陈星有点担心。“没事儿,吃坏肚子了,你进去吧。”陈星有些怀疑,但还是点了点头,走进卫生间。卫生间里清新剂的味道很冲,但陈星还是从中闻到了一丝几不可察的血腥气。江铃今天,有点不太对劲啊。他跪在地上,仔细地朝马桶里瞧了瞧,虽然是被人很仔细地冲过,但他还是在里面看到了几条悬浮着的细细的肉状物体。这又是什么?陈星用卫生纸包着手轻轻在马桶旁的垃圾桶里拨了拨,底下竟然有几块比较大的类似于肉块的东西。好恶心,陈星忙又将那些东西盖上。洗了手出门想要向江铃问个清楚。结果江铃躺在床上,早就沉沉地睡去了。算了,明天吧。3第二天一早,陈星是被“叮铃铃”的来电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地从桌子上抓起电话,刘二?瞄了一眼时间,妈的才五点半,这么早他打来干什么,要死啊。没好气地按下接通,刚懒洋洋地喂了一声,便听到电话那头刘二急切又嘶哑的声音:“老陈啊,快来三木家一趟,三木他,他死了。”“死了?我告诉你,这种玩笑可不要乱开。”“没跟你开玩笑,警察说了,是他杀。”“这……这……那你在那儿等着我,我马上过去。”陈星只觉得五雷轰顶,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摇了摇身旁还在熟睡的江铃。“怎么了?”“三木出了点事,我过去一趟。”“好,那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嗯。”陈星起床穿了衣服,匆匆地洗脸刷牙,早饭也顾不得买一口吃,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柳森租住的小公寓。赶到这儿的时候,底下已经围了一圈警戒线,刘二正一脸丧气地蹲在门口吸着烟。“刘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二应声抬头,见是陈星来了,忙站起来道:“我,老陈,我也不知道啊。这一大清早的,我就接到三木的电话,让我来拿今天开会的单子。我推开门,以为他跟我闹着玩儿呢,门也不关。可这走进去,却打眼就看见三木躺在床上,赤身裸体的,除了个脑袋还是完整的,那身上的肉,都给人挖烂了。”陈星再也听不下去了,抬脚就要进去。刘二一把把他拦住:“人警察在里边勘验现场呢,不让进。”陈星丧气地蹲在地上,这到底造的是什么孽。4陈星在那公寓门口等了很久,柳森的尸体也没得见。和刘二一起去警察局做了个笔录。出了警局的门,他仍然是满脑袋的空白。自己这是在梦里?陈星狠狠地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柳森,真的死了。那个昨天晚上还跟自己嬉皮笑脸讲故事的人。今天,就没了。他才只有二十五岁啊,大好的前程在等着他,怎的这一瞬间,就什么都没有了。“刘二,柳森没了,真的没了。”“嗯。”“警方有说吗,凶手是为了什么杀人?”“不知道,目前看来,应该是入室盗窃被三木他发现,或者是入室抢劫激情杀人之类的。三木的手机、笔记本、现金什么的都被拿走了。”“该死的。”陈星恨得牙痒痒,人的恶欲到底能有多大,能为了钱财这么残忍地杀人。“老陈,沈静来了,情绪收一收。”陈星点点头,看着那个娇小的女人从远方走来,一抖一抖的,脸色蜡黄,看样子是吓得不轻。“刘哥、陈哥。”语气中都带着颤抖。刘二叹了口气:“小静啊,你……”“放心吧刘哥,我没事儿的。”沈静朝两个人微微点头,越过他们便进了警察局。“自己的男朋友说没就没了,这得多难受。”刘二语气里满是心疼。陈星叹了口气:“是啊,年纪轻轻的,遇上这种事。”“走吧,先去公司里,剩下的事儿剩下再说。”刘二走到路边,挥手拦了辆车,朝陈星招招手,开门便坐了进去。5经历了这样的事儿,陈星这一天过得是浑浑噩噩。晚上下班时间一到,他便收拾了东西早早地回了家。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去,和昨天一样的,一个人也没有。江铃她到底有什么在瞒着我?陈星心里嘀咕着,进了卧室准备换身衣服,却发现卧室的矮桌上,放着一只大号的箱子。奇怪,这都是些什么?他忍不住走近了看,从箱子里将东西都拿出来,这,这怎么都有些眼熟呢。这,这不是柳森丢了的东西吗!陈星拿起柳森的手机,按了开机键,奇怪,竟然连密码都不用就直接进入界面。他随意地翻了翻,里边的东西差不多都被清空了,只有通话记录还没来得及删。最后一通电话,最后一通,竟然是江铃打给他的。陈星想起昨晚上家里的血块,江铃怪异的表现,阵阵寒意涌上心头。“陈星,你干嘛呢,今天回来得挺早啊。”耳边猝然响起江铃的声音,陈星没来由地一抖。“你怎么了?”江铃看出来他似乎有些不对,忙走过去抓住他的胳膊。只是她的指尖刚刚触及陈星的皮肤,便被一把甩开了。“你怎么了?”江铃的声音又提高了些。“这些,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这些?今早上门口放的啊,我还以为是你放的。”“那,那你昨晚上,为什么要给柳森打电话?”“问问你为什么还不回家啊。”“那你怎么不给我打?”陈星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江铃还要接着开口说些什么,陈星的手机铃声却兀然响了。“喂?”“陈哥,我是沈静。那个,你能来世纪花园一趟吗?”“好。”陈星瞥了江铃一眼,“哼”了一声便甩手出了家门。6匆匆赶到世纪花园的时候,沈静正一个人坐在楼下的长椅上,瘦瘦小小的单薄身躯裹在风里,让人直觉得心疼。“小静。”陈星走过去,轻轻叫了一声。“啊,陈哥,你来了。”“找我有什么事儿吗?”“我在收拾阿森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古怪的东西。就想着,拿给你看看。”“哦?是什么东西?”“跟我上来吧陈哥,我们进去聊。”陈星点了点头,跟着沈静便上了楼。沈静住的地方不大,但是被收拾得很干净。“陈哥你先坐着,我这就给你去拿。”陈星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了沙发上。不一会儿,沈静便抱着几本黑色封皮的本子从卧室走了出来。“陈哥,这些都是阿森的日记。”陈星点头,从她手里接过来,便一页页地翻了起来。这日记,陈星是越看越气。上面详细地记录了江铃和柳森从相识到相爱的种种。“陈哥,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儿。”“陈哥,我觉得,我们还是尽早把这个交给警方的好。”“这个……让我想想。”“陈哥!”沈静一把抓住陈星的胳膊,一双眼睛中水光闪闪。“小静啊。”陈星叹了口气,“你不要着急。”沈静看了他半晌,点了点头,然后环住了他的腰。陈星心头一震,想了想也慢慢环住了她的腰。“陈哥,你觉得我好不好看。”“嗯。”沈静长得不是那种性感妩媚的类型,但是她胜就胜在,那浑然天成的纯真可爱。“那你帮我个忙吧。”“什么忙?”陈星这么回答着,只觉着脖子里湿湿腻腻的。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了。下一秒,整个人便被托着,挂在了天花板上。此时此刻,他完全看清了禁锢着自己的是什么东西。沈静正张着嘴,从她口中延伸出的那条长舌,正稳稳地将他吊着。迷茫窒息之间,陈星看见,卧室的门突然开了。推门进来的,正是刘二。太好了,刘二来了,自己就有救了。然而下一秒,陈星却被现实狠狠地打了一耳光,刘二进来后,与沈静对视一眼,然后朝着陈星,嘿嘿地笑了。“要怪你就怪柳森,要不是那小子发现了,这事儿就不会轮到你身上。”这是陈星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7晋城618杀人案嫌疑人畏罪自缢身亡,其尸体在城郊一废弃工厂内被发现。江铃从警察局出来,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回的家。她始终不敢相信,一直老实巴交的陈星,竟然会干出这种事。终于被现实逼得无路可走了吗?江铃这么想着,小腹又是一阵轻痛。这是药物流产的第四天,她什么都没有了。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