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原创]西门庆:达盖尔的旗帜迎风飘扬 -

[原创]西门庆:达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李彦宏说:“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开放,也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我十分怀疑这货说这话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和我一样经常上黄色网站,在那里你可以每天不重样地把各种花色的性爱自拍看个吐,而且不少是无码露脸的,这真真会给人产生一种强烈幻觉:中国人真的不在乎隐私!而且也的确有人为了钱或者BBS的会员权限而曝光自己的隐私,至于裸贷的年轻女孩们就更不用说了,简直就是为了验证李彦宏的结论而生。可这世界偏偏有人唱反调,如果我例举暴露狂之类的不求名不求利者,你可能会说我是个找极端个案的杠精。在我们单位有个让我垂涎很久的大胸妹子,她拍打过我的翘臀,而她的老公则长着一副天生淫妻狂魔的脸,这样一对couple说什么也该是各大色情BBS的黄金会员吧。可惜,并没有!我请大胸妹的老公桑拿,并且记下了他的某些体态特征,当时还被他发现了,搞得怪不好意思的,我注意到他有微微一硬,所以我才如此肯定,那些有码的无码的模糊的高清的,真没这两口子。是不是很搞笑?我带着淫邪的目的混迹于各大黄色网站,最终却发现了很多人真的在乎隐私,即便有不在乎隐私的也不是李彦宏所说的为了什么明确的利益。中国人之所以给人留下不在乎的隐私的印象,主要原因就是中国人很多,多到什么样的人拎出来你都数不清,并足以让你以偏概全认为所有人都这样。我相信大多数人是珍重自家隐私的,这其中就包括陈冠希,但对于别人家的隐私就不一定了。中国人或全人类都有窥探他人隐私的不良人性,或满足私欲或兑现私利,正所谓“今夜开房战未央,明日热播91榜”,迎其所好盗摄、贩卖隐私便成了专门的暴利产业。《金瓶梅》里写西门庆的性爱行为至少遭偷窥五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炎热的午后与潘女士在葡萄架下的羞羞,而偷窥者竟是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小铁棍。如果那个时候有互联网有手机,相信熊孩子小铁棍一定会不负众望让抖音变“抖阴”让“李子门”热盖“黄鳝门”。潘女士对此十分恼火,以小铁棍捡了她的鞋子弄脏为由,挑唆西门庆差点把小铁棍儿打死,但你觉得西门庆真的会因为小妾的一只鞋子被个伙计家的熊孩子弄脏了而痛下狠手吗?小铁棍的母亲一丈青心疼不过,“一顿海骂道:‘贼不逢好死的淫妇,王八羔子!我的孩子和你有甚冤仇?他才十一二岁,晓的甚么?知道(毛必)也在那块儿?平白地调唆打他恁一顿,打的鼻口中流血。假若死了,淫妇、王八儿也不好!称不了你甚么愿!’”可我觉得一丈青的逻辑多少有些护短,在潘女士挑唆下的西门庆下手虽黑,但怎么也不是“平白地挑唆”,要不然你试试自己杂技般的SM被偷窥?而且一丈青说小铁棍才十一二岁不知道“(毛必)也在那块儿”也似乎说不通,因为没过多久,西门庆和王六儿在狮子楼又干那羞羞的事,这小子又偷窥去了。这回是被他娘捉个现行,一顿暴揍,骂这孩子是作死。由此可见,尽管西门庆的糊涂性爱常被偷窥,但这不代表他不在乎隐私;你也可以尽情评价潘女士淫荡重口味,但这也不能代表她不在乎隐私。讽刺的是,她自己却利用撞破丫鬟和小厮奸情的隐私要挟谋利。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那个又淫又贪的西门庆时代如果真有互联网,达盖尔的旗帜一定会淫风飘扬,但你绝对看不到西门庆家的彩旗飘飘。这并不是因为西门庆的防护手段有多好,而是因为如果他自己没兴趣主动上传,一般人根本就不敢招惹他,当年如日中天的陈冠希,外强中干罢了。陈冠希尚且如此,普通人开个房可不是要战战兢兢了。自己上传分享的我们不作评价,但难道就没就没有法律来保护注重隐私的普通人的权利吗?西门庆那个时代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新时代的我们,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值此情人佳节,借用《西厢记》一句话祝福大家:“永志无别离,万古常完聚,愿普天下有情的开房NO盗摄。”PS:不信谣不传谣,本帖大胸女同事的事例为虚构,如有雷同请关注本微信公号和我聊聊。(本文由“一代文嚎”授权发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