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咖啡书屋]终将成为你(下) -

[咖啡书屋]终将成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终将成为你(下)seiyaJt6第二天一早,我在宾馆蹭了顿早餐,便直接退房前往了生命基金会的总部。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我现在地熟但人生,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手机,联系不上任何能够帮助我的人,也取不出钱来。唯二能记起的号码就是双亲的,但我又要怎样让他们相信呢?我叹了口气,如果被爸爸知道他的儿子变成这个样子的话,一定会激动得不得了吧。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停在了生命基金会的门口,我颇为肉痛地付了钱,下了车,然后就愣住了。我再三核对名片上的地址,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我从来没有去过生命基金会,但我不觉得这栋低矮的平房就是我的目的地。我想象中的一百一十层摩天大楼呢?我半信半疑地走进门口,要不是立了牌坊,我铁定扭头就走。门口一左一右两个保安对我的到来熟视无睹,我不禁感到震惊,这小破地方居然还有保安。我本还在怀疑自己被骗了,可我一走进门口,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漂亮的迎宾小姐姐,而是昨天才见过的海豹叔。看到我,他毫不意外,像是早就知道我的行动似的。“你来了,吴小姐。”他对我颔首示意,扭头对小姐姐说,“她是来工作的。”“你别听他胡说!”我不爽道,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很不舒服。“那你是来干嘛的?”他反问。“我……是来应聘的。”海豹叔叔笑了一下,说了声“跟我来”,也不等我反应,就自顾自往电梯门口走去。我恨恨地咬了咬银牙,还是跟了上去。“那么,我宣布你通过面试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公司的一员了。”“我要干什么,端茶送水吗?”海豹叔叔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你不是会编程吗?我们有专门的部门负责这个。”“你到底知道多少?”我质问道,“我的身体怎么了?”“这些是不是赵晓冉安排的?”这个人肯定知道内情,但是他闭口不谈,无论我怎么问,都不肯暴露。电梯开始运行了起来,是向下移动的。“这里有世界最顶尖的生物实验室,我们在这里创造了许多奇迹,有几项发现拿出来甚至足以获得诺奖。”过了一会儿,海豹叔叔为我介绍道。“你们想研究我的身体?”我不禁捂住胸口。“怎么会,我都说了,你是来为我们工作的。”“编程?既然是生物研究的公司,就算会用到程序,需求也不会太大,一般来说都是会选择外包出去吧。”“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电梯一直向下,我有种自己要变成底层工作人员的预感。出了电梯,我发现这一层面积很大,错落着很多办公室,和其他企业似乎没什么两样。仅仅是这一层而已,我刚才坐电梯坐了那么久,这样的楼层,还有多少呢?生命基金会居然建立起了这样一座庞大的地下公司。海豹叔一路把我领到一间办公室,让我坐到一个座位上:“所有的入职手续已经全部办好了,你不必担心。接下来的工作,你需要慢慢的学习。”办公室里还有其他几个人,坐在我旁边的一个男人对我打了声招呼:“你就是我们的新同事吧,你好,我叫张家瑞。”他面态显老,笑起来脸上的褶皱能夹死苍蝇,头发也有些灰白了。他一定是一个资深程序员吧!“你好,我叫杨……呃,吴佳茗。”不知为何,我鬼使神差地报出了这个名字。“还真是有缘,咱们名字里都有个‘家’。”张家瑞笑了笑,“加个line吧?”“我忘了带手机。”“早上搬来的这些难道不是你的东西吗?”张家瑞指了指我都桌子下面,问道。我这才发现,我的办公桌下面有一个充满少女心的粉色箱子,打开一看,里面都是女生的日常用品,还有一部手机。我拿起那部手机,有密码,但我用指纹解锁了它,可这绝对不是我原来那部。桌面很干净,除了chrome、YouTube和一些系统基本APP外,几乎没有别的东西。“快点啊?”我刚点开line,张家瑞就在旁边催促道。“你ID多少?”我问道。“扫我二维码吧。”我和张家瑞加了好友,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不是我之前用的账号。而这个账号里,一共只有两个好友,一个是刚加的张家瑞,另一个则是“我”,之前的我。7张家瑞负责教会我使用一种编程语言,只有学会了这种语言,才能去做我们部门的项目。我非常诧异,这种语言十分高深和复杂,但令我惊奇的不是这个,而是我学习起来非常快,仿佛这是我与生俱来的母语一般,不到一小时,我就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掌握这种语言了,对于一些高端函数的处理更是得心应手,连张家瑞都被我吓到了。“天呐,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快,而且一点BUG都不出?”张家瑞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敲击键盘的手。我颇不要脸地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天赋比较好吧,至于BUG,你平时多拜拜雍正,他专治八阿哥。”“怎么可能,论天赋,谁会比我好?”张家瑞居然比我还不要脸,但是这嚣张地态度,让我不禁想起一个人……“等等,你是那个国际编程大赛的冠军,张家瑞?”“就是我!”这回轮到我震惊了:“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不是才二十岁吗?我现在看你就像是一枝花。”“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张家瑞方才的气势仿佛一下子全都消失了,他的脸上重新露出沧桑的表情。我暗自心惊,到底是怎样的公司,会把一个挥斥方遒的年轻人变成这副鸟样?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这个地下城工作,每天会有人从上面送饭下来,到了晚上则是住在楼上的员工宿舍。我试图用这个手机联系外界,但张家瑞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公司有信号屏蔽装置,除了内部人员可以用局域网互相联系之外,连谷歌网站都上不了。而且,没有特殊理由,不允许外出到地面上去,简直是监狱一般的管制规则。我也没有再见到赵晓冉或者海豹叔。这里的工资待遇倒是很高,据说一个月有三万,我也只得安心工作,只希望自己挣够钱之后,能够辞职离开这里。“你脸色不好,生病了吗?”这天工作时,张家瑞关心地问道。“老张,我觉得这个项目有问题。”我说。因为我的到来,项目进度突飞猛进,仅仅几天时间已经初具规模了。“怎么了?”“我们编写的似乎是一个……逻辑思考引擎模块?”“你不用管那么多,只管做就是了,奇葩甲方没遇见过吗?”张家瑞的声音里透露出一丝恐惧。“这里面有太多需要随机运算的部分,如果真的要做出来,根本没有一台主机能够承受这样的算力,而且,我能感觉到,我们做的只是一个部分,肯定还有别人负责其他的模块,要是想合并运行,更是没可能。”我说。“你太小看生命基金会了,拆开主机看一下吧,办公室标配电脑CPU的能力相当于酷睿i11。”“什么!”我惊呆了,有一台这样到主机,这简直就是肥宅的梦想,“我可以带一台走吗?”“带走?”张家瑞轻轻地笑了笑,凑过来问,“你知道生命基金会到底在研究什么吗?”我注意到,他说的是“生命基金会”,而不是“我们公司”,他对这里没有归属感。“研究什么?毒液?”“你要知道,这是一家研究生物的公司,并非计算机技术,”张家瑞把头凑过来,轻声说:“1895年,伦琴在研究阴极射线时意外地发现了X射线。如果他们在这条通往神的大路上发现了某条小路……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使用,也能掀起一场可怕的变革......或者是灾难。”“什么神?”我可是无神论者。“如果人能像程序一样被自由编写,修改基因,再配以完美的人格,不就跟神一样么?”“上班时间,请不要随意讲话。”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猛地回头,是赵晓冉!“对不起对不起,赵总监,我多嘴了!”张家瑞忙说道。“喂,你怎么回事?给我一个交代!”我想站起来质问他,却被张家瑞按住了身子,我的力气太小了,挣不过他,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赵晓冉的嘴角划过讥讽似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去。我只好把气撒在张家瑞身上,我对他怒目而视,对上的却是他充满畏惧的眼神。他打开抽屉,递给我一个环形的东西:“我这有胶带,以后你有事跟我说,可千万别去惹那个人?”“他是谁?”我没去接。张家瑞心有余悸地望了眼门口,“他叫做赵晓冉,是我们部门的总监,公司的真正高层,可以随便出入地面的那种。”“那个长得跟海豹似的黑胖,他又是谁?”“是赵总监的保镖。”我的心底顿时涌上一股无力感,因为对这种编程语言的绝对掌握,让我在项目组的地位大增,我原以为自己已经追上了赵晓冉的脚步,殊不知,我连追赶他的资格都没有。可我还是想像他那样,那样自信,那样自得。8张家瑞死了,就在赵晓冉出现在我们办公室的第二天,公司给出的说法是过于激动导致突发心肺衰竭而死。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是根本不相信的。今天,赵晓冉又来了,这次他是来找我的。“我已经帮你请了假,走吧,跟我去参加葬礼。”他冷冷地说。“谁的,张家瑞?”“你的。”赵晓冉带我出了公司,上了他那辆A6,和我一起坐在后排,开车的则是海豹叔。“现在你有问题可以问了,这里没有外人。”赵晓冉说。“为什么要他死?”我感到心寒,张家瑞辛辛苦苦干了两年,生命基金会竟然如此草菅人命。“不愧是你……”'赵晓冉微微叹道,“首先要问的,居然是别人的事情吗?你的情商一直以来都比我高好多,大家都喜欢你胜过我。狗哥,你知道么?从小到大,我一直很想成为你这样的人。”这小子想成为我?开什么玩笑!我没有理会他,只当他在打感情牌。“就因为他跟我说了那些?”“怎么会,他在程序里留后门,被发现了,仅此而已。”“仅此而已?!”“我想救他,就像我救你一样。可是我没能做到,我的权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呵呵,你说你救了我?”我冷笑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到现在为止,他说的话,我连句号都不相信。“我还是从头跟你说吧,”赵晓冉叹了口气,“张家瑞和你说的,都是他自己的胡思乱想,我们根本没有在研究基因编程这种东西。”“呵呵。”“那你怎么想?”赵晓冉反问道。“你们对基因编程的研究已经有了一定的成果,足以在一夜之间改变人的性别,你拿我做了实验,并想拉我入坑。”我说。“任何事情都有讲究科学,改变性别只是宏观现象,实际上违背了质量守恒定律,是不可能的,”赵晓冉淡淡地说,“我只是把你的意识转移到了另一具身体上。”“喂喂,更不科学了好吗!”“通过把人的人格完全程序化来实现转移,以我们的技术,这并不难。”“不难?意识的程序化,完全保留记忆和能力,哪怕是i11也不行。”“我们公司拥有十台核心服务器组成的服务器组,每一台核心服务器的计算速度都能达到1.2万亿次每秒,整个服务器组的计算能力,相当于一台超级计算机。”赵晓冉眨眨眼,“服务器组就在你办公室的楼下两层。”好吧,这可比i20都强多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看向自己的手掌,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习惯这具身体了,这具……吴佳茗的身体。“不是我,是我们公司,况且,这样不也挺好?你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女神。”“可我得到了她的身体,也得不到她的灵魂。”“灵魂?你相信有灵魂这种东西的存在吗?”“我当然不信,灵魂的存在根本没有依据。”“如果说,所谓的灵魂本质上只是一些有着特殊排列的基本粒子呢?”“你……”我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他。海豹叔一直在前座默默开车,对我们的对话置若未闻。“你的说法是不准确的,因为,吴佳茗,根本没有灵魂。她是一个克隆人。”赵晓冉续道。“你们克隆人!这是违反国际公约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发现,克隆人是没有灵魂的。”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接受着这庞大的信息量,“你继续。”变成妹子后,我似乎知性了许多。“克隆的猴子、羊,能够正常生长。但是,克隆人的智商极低,连哈士奇都不如。不,与其说智商低,不妨说是完全不具备思考的能力,也不懂得进食和排泄,如果不是我们注射了营养液,他们很快就会死去。”“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只有真正的人才有灵魂吧。我记得高中政治课说过,只有人才有意识,人类是最高贵的物种。”“我读书差,已经不记得了,所以呢?”我问。“所以我们尝试赋予克隆人灵魂,你在公司里所做的,就是创造灵魂。”“嘁,你说的那么厉害,一口一个灵魂的,不就是写人工智能嘛,当我看不出来?”我不屑道。“随你怎么想。创造灵魂的成本过大,而我们在此之前还不知道计划是否能成功,所以我们想到了一个试验的捷径。”“就是把活人的意识转移到克隆人上呗。”我已经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圈套,从我认识“吴佳茗”开始,下套的,正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我感到心寒。“你不要这样看我,”似是看出了我的想法,赵晓冉解释到,“我们开了很多家医院,通过体检数据判断,你是最适合灵魂转移的人。这是公司的决定,我无法反抗。”“我的身体在哪?”“就在这家医院里。”车子不知不觉间已经停了,赵晓冉指了指车窗外。那是爆炸后我就医的医院。“经过我的实验,你的灵魂和新身体非常契合,不论是在娇羞、愤怒等负面情绪下,还是在负伤后的状态,都没有出现异常反应。”“我、我才没有娇羞呢!”“你只是一个灵魂转移可行性的试验品,实验后,你对公司就已经没有价值了。他们要除掉你,是我伪造了你的死亡,并安排你进公司来我的部门,这样我才能更好地保护你,你明白了吗?”赵晓冉看着我的眼睛说。按理说我应该生气,可是在他温和的目光下,我实在是发不出火,半晌,我轻叹一声,问道,“那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干什么?”“我想你加入我,我们将一起开辟一条新的道路。你应该已经尝到甜头了吧?”赵晓冉指了指脑袋,“你的编程水平,思考和接受能力,都大大增强了,这都是我在你的脑子里加进去的。”“我们可以创造一个完美的人格,他将拥有全世界最全的知识和技能,倘若这个人格里的是我们的意识,那么……”赵晓冉的神情迷离起来,明显是一副被传销组织洗脑的模样。“你疯了!”我说。“参加葬礼只是个幌子,我是想找个机会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你,现在,狗哥,你回答我,要和我一起吗?”我看了眼窗外印着生命基金会logo的医院,我的身体就躺在里面,如果我选择同赵晓冉一起,那么事成之后,我不仅能拿回我的身体,还能获得一个完美的灵魂。我心中突然涌上一股强烈的渴望,既然已成既然,不如将错就错。“刚才你说你想成为我,我把这句话还给你。以前的我没有那个能力,但现在,”我笑道,“我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9回到公司后,凭借赵晓冉赋予我的能力,加上他的特别关照,我的地位水涨船高,很快,我便负责了所有程序的编写。在我的不懈努力下,这台超级电脑里的灵魂,终于竣工了。但若他徒有空壳,就好似没装系统的电脑一样,是无法运作的。因此下一步,就是将其注入操纵者的身体。也就是赵晓冉赵总监。我和几个核心员工跟着赵晓冉来到了灵魂传输机器面前,机器是和楼上的服务器组相连的,之前我已经来过几次了,对这个机器我并不陌生。在场的还有几位领导。我不认识他们,但这几个人西装革履大腹便便,肯定是领导没错。虽然听起来很高科技,但看着赵晓冉躺进去,我只是觉得他在医院做CT。“开始吧。”赵晓冉沉声道。几个工作人员互相对视一眼,启动了机器。看着沉睡中的赵晓冉,我的嘴角禁不住微微上扬。我曾经想过,为什么要如此费心费力创造灵魂,而不是直接复制一个呢?对此,赵晓冉给出的回答是,修改比创造难。正如守业比创业难一样,生命基金会要的是纯净的、完好的灵魂,目前的技术难以单单抹去一个灵魂的意识仅保留知识和能力。还有一个原因,被复制者未必符合灵魂转移的要求。看赵晓冉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知道他还有话没有说清楚,不过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若是一个人的灵魂可以转移,而且没有消去记忆的必要的话……我负责了几乎整个程序的编写,没人比我更清楚,电脑里的灵魂是什么样的。灵魂的传输依然在进行,等赵晓冉醒来后,是否还会是原来的那个他呢?机器的嗡嗡作响停止了,工作人员把赵晓冉拉了出来,他微微皱了皱眉,睁开了眼,混浊的眼神掠过一丝清明。“小冉,还清醒吗,感觉怎么样?”领导问道。赵晓冉歪了歪脑袋,似乎是在理解领导的话,顿了顿后,才说道,“我感觉非常好。”“有多好?”“倒背《三字经》没问题!”“背书太虚了,来点实在的。”“那我感觉自己现在思路清晰,心算非常快。”“好,我考考你,526×828是多少?”“435528。”赵晓冉脱口而出。领导为难道:“这……我们也不知道对不对啊。”“你就说快不快吧!”“快倒是很快,这样吧,你去做几项具体一点的测试,看看现在大脑有多发达。”“没问题。”离开之前,赵晓冉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顿时有股寒意直蹿我的天灵盖,我开始感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为什么不能复制灵魂,赵晓冉未说完的话,我明白了。他软禁了我。10“恭喜您,赵总监,实验非常成功,您的大脑如今可以说是全世界的最强大脑。”我笑着纠正道:“不,应该是最强灵魂。”“您说得对,是灵魂。接下来的时间,您可以到处走走,如果有不适宜的反应,要及时跟我们说。”“知道了,特别想吃酸的算吗?”“……这个不算。”我走到服务器组所在的楼层,在无数闪着绿灯的设备中,我找到了插在端口上的一个硬盘,把它拔了下来。这不是普通的硬盘,而是公司的黑科技——生物硬盘。它是利用仿生学原理仿制出类似于人体内螺旋蛋白因子的电子元件制成的。硬盘的体积不大,但在一平方毫米的面积上可以容纳几亿个电路,而它的储存介质类似于构成生物的细胞。与现在一大块一大块的硬盘不同的是,新的储存介质非常的分散,每一个细胞当中都能储存10G的信息。它的存储大概有2的十五次方TB以上,大到足以容下一个灵魂。张家瑞的案例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不能在软件里给自己留后门,但是我可以通过硬件来搞破坏。在我的意识进入赵晓冉的身体后,赵晓冉的灵魂会被置换到这个硬盘里。在我想好怎么处置你之前,你就给我呆着吧。赵晓冉,我终将成为你。11我把硬盘随身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接着去了公司的纪检监察部,还有一个小问题需要处理。“我刚才无聊去了机房逛了逛,发现有点不对劲。你们调一下前几天的监控,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部长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下,接着皱了皱眉:“周四的录像被人动了手脚。”“哎呀,我来,”我抢过键盘,另一个我耍过什么小手段,我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你看,这不就出来了么?”我指了指屏幕,录像数据已经恢复正常了。“赵总监,您现在真是厉害!”部长拍马屁道。我摆摆手:“低调。你看看这是谁?”屏幕中,一个可爱的女生正在一台机箱上鬼鬼祟祟地干着什么。“这……似乎是吴副总监?”“对于不忠于公司的人,该怎样处置,想必你应该比我清楚不过吧?尤其是这种恶劣的事情!”“可是……吴副总监确实为我们贡献了很多,而且我们还需要她的能力。”“现在不需要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部长愣了愣,笑道,“也是。”之前的我真是傻白甜,我们两个无论哪一方,都不会容许世上有另一个自己存在,而他,必然斗不过我。12解决了所有隐患,我心情大好,扭着秧歌走回办公室,刚一脚踏进,我就敏锐地察觉到,有人来过这里。硬盘不见了。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