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用《资本论》来解析996 -

用《资本论》来解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        剩余价值是一个与利润、地租、利息等不同的经济学概念,它是指超出必要劳动时间之外的无偿劳动。        资本家占有这些无偿劳动,并把它们转化为资本,进行再生产。雇佣劳动者每天都在为资本家生产剩余价值,把它们送入产品后备仓里。如果市场景气,产品就通过销售获得收益,剩余价值得到变现,并以利润、地租、利息等形式在资本家、房东、放贷人之间进行分配——由他们来瓜分剩余价值。如果市场不景气,产品后备仓里堆放的产品越来越多,再生产出现断裂,就会引发经济危机——这是资本主义生产的方式。 什么是剩余价值率?        我们都知道,每个雇佣劳动者的工作日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必要劳动时间,另一部分是剩余劳动时间。假定劳动者每天只需劳动4小时,即可生产出与自己的工资等价的产品,那么这4小时就是必要劳动时间。但资本家不满足于这种“等价交换”,他一定会要求劳动者的劳动时间大于4小时,以便为他生产剩余价值。假如规定下班打卡时间为8小时,那么超出必要劳动时间的4小时就是剩余劳动时间,也代表剩余价值。        我们只要把剩余劳动和必要劳动进行对比,就可以知道劳动力相对受到剥削的程度,采用的数学方法就是用剩余劳动比上必要劳动,这样就可以得出一个剩余价值率。 剩余价值率公式        因为必要劳动与工资等价,而工资属于可变资本,所以必要劳动=可变资本。因此剩余价值率的公式还可以写作:m'=m/v,此时的v为可变资本。 马克思说:“剩余价值率是劳动力受资本剥削的程度或工人受资本家剥削的程度的准确表现。”        假定必要劳动时间是4小时,法定工作日是8小时,剩余劳动时间是4小时,那么剩余价值率就是100%。而在996工作制度下,剩余价值率会超过100%,甚至高达120%以上。工作日的界限在哪里?        毫无疑问,对于我们的例子来说,工作日的最低界限就是4小时,低于这个时长,资本家就不会雇佣劳动者,不然他会亏本。但工作日的最高上限却也不一定是8小时,工作日的上限取决于两点:第一是劳动力的身体界限;第二是社会界限。        在资本家的眼中,他自己只是人格化的资本,资本只有一种本能,就是增值自身。而要实现自身的增值,它就得像吸血鬼一样不断地吮吸劳动。对于资本来说,夜间停产、放假停产、甚至每一秒停产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失。所以约翰•肯宁安在《论手工业和商业》中说:“每天损失一个劳动小时,会给一个商业国家造成莫大的损害。”——仿佛资本家的利益与国家利益高度吻合。        对于不断延长的工作日,劳动者不得不提出抗议:“你无限延长工作日,就能在一天内使用掉我三天还恢复不过来的劳动力的量。你在劳动上这样赚得的,正是我在劳动实体上损失的。使用我的劳动和劫掠我的劳动力完全是两回事。”“你使用三天的劳动力,只付给我一天劳动力的代价。这是违反我们的契约和商品交换规律的。因此,我要求正常长度的工作日,我这样要求,并不是向你求情,因为在金钱问题上没有温情可言。”——《资本论•第八章•工作日》        资本家要坚持他作为买者的权利,他尽量延长工作日;劳动者也坚持他作为卖者的权利,要求把工作日限制在一定的正常量内。“在平等的权利之间,力量就起决定性作用。”因此,在资本主义生产的历史上,就出现了争取正常工作日的漫长斗争,最后才得出8小时工作制的成果。 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斗争剩余价值的第一个规律:加班与裁员的关系        根据公式m'=m/v,剩余价值率m'=一个劳动者每天平均提供的剩余价值m/用来购买一个劳动者每天所预付的可变资本v。        这个公式意味着,加班越多,工资越少,剥削程度就越大。如果延长加班时间m,实行996而不同时提升工资v的话,那对于老板来说确实是“修来的福报”,但对于劳动者来说却是噩梦。        如果我们用M来表示一个公司每天生产的总剩余价值量,k表示平均一个劳动力的价值,m'表示一个劳动力受剥削的程度,n表示所雇佣的劳动者数量,那么M=k×m'×n。        这个公式表明,在劳动力价值不变的情况下,如果公司要想要减少雇佣人员,以便降低可变资本,节省开支,那么它只要加大对员工的剥削力度,即可保持总剩余价值量不至于因人员减少而降低。裁员必然会导致加班的增多。反过来,如果资本家要放弃996工作制,降低剥削力度,那么他必须扩招工作人员,或者降低总剩余价值量、降低利润目标。        这是第一个规律,它表明在劳动力价值和总剩余价值不变的情况下,加班与裁员之间的关系。裁员会导致加班,加班为裁员做准备——不肯加班,你就是被裁员的候选对象,而裁员之后,又是无休止的加班。 《资本论》剩余价值的第二个规律:剥削的上限在哪?        靠提高剥削率或延长工作日来补偿雇佣人数有一个不可超越的界限。任何劳动者,他每天的劳动时间总是小于24小时。所以,平均工作日的绝对界限就是雇佣人数减少可以由剥削率的提高来补偿的绝对界限。        也就是说,要想维持总剩余价值量不变,那么究竟要裁多少人,得根据能够剥削的力度来决定。剥削的最高力度就是让一个员工一天上班24小时,可是劳动者总是需要休息,需要满足吃饭、方便、梳洗、睡眠等纯粹生理需求,这是工作日的身体界限。此外,劳动者还有文化娱乐、照顾家庭、社交学习等精神需求和社会需求,这工作日的社会界限。        资本家无法剥夺生理需求,无法打破身体界限,但他可以压制员工的精神需求和社会需求,挑战社会界限。也就是用996来剥夺员工的其它非生理活动的时间,以使剥削度靠近上限,尽量少的支出可变资本,少雇佣人。        这是第二个规律,它表明留给劳动者的自由时间总是被挤压得越来越少。 周扒皮半夜学鸡叫剩余价值的第三个规律:扩招员工的原因        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裁员是必要的,但并不是任何资本家都渴望裁员。相反,在市场很好的时候,他们趋向于扩招。        假定劳动力价值和剥削程度不变,那么招聘的劳动者越多,剩余价值总量也就会越大,公司倾向于扩大规模,通过剥削更多人来实现增值——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可变资本与所生产的剩余价值量成正比。        在一个社会中,假如一个老板只雇佣两个人,那么他的生产的目的只是维持生活,不是增加财富。为了使它的生活比普通劳动者好一倍,他就需要增加可变资本的投入,多雇佣人,多剥削劳动力,提升总剩余价值量。进而跻身“小业主”或“企业家”的行列——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不存在只雇佣几个人的大资本家。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