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nm网这TMD就是一个小站,别日,别社,别搞,没什么好东西。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咖啡书屋]山神捡了部手机 -

[咖啡书屋]山神捡 2019-04-23 技术杂谈
草榴最新地址山神捡了部手机摩羯大鱼1.苏芩坐镇这块地方已经很久了,久到自己也数不清有多少年。只是有了记忆之初,这里是海,她是海神,后来海成了山,她便是山神。没人管她,神不神的是她自封的,原因也没有很复杂,就是觉得“神”这个字眼听起来好像很伟大。她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清晨起来,蹲在一棵迎客松下从日出看到日落。直到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大地,山的那头建满了工厂,连山谷最深处的老熊精也戴起了老花镜开始研究《电焊与汽修技术》,去城里打工的兔子精回来嫌她一身长袍大袖不赶时髦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一个跟之前远远不同的时代终于来了。于是她换了一棵迎客松来蹲。再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熊精去世,兔子精嫁了人留在了城中,山上忽然来了好多四脚兽,从四脚兽中走出来好多人类,那些人类把她包围起来,就着迎客松开始画图,说要把这片山开发成旅游风景区。她忽然发现人类看不见她。又过了几年,这片山头渐渐开始频繁有人类造访,人这种生物仿佛跟世间其他生灵犯克,他们多了,山间的动物就越来越少了。苏芩开始感到有些寂寞。她跟着来爬山的人类到处走,知道了很多事情,比如那些四脚兽叫做“车”,比如人类隔一段时间就要随着哪个哪个明星的分分合合,相信或者不相信爱情,更多时候她跟在他们身后捡他们随手丢弃的冰糕棍、塑料瓶,于是渐渐有了传说,传说这座山闹鬼,塑料袋能在没有风的情况下自己飞。所以来这片山头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苏芩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基本上来玩的每个人走路都不看道,而是低头瞅着手上的一个各种颜色的匣子,人类管这种匣子叫“手机”。这种手机不像是好东西,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看手机而坠崖,这一天又有个人不顾提示在悬崖边上玩自拍,果然不出所料的,就把手机摔下了悬崖。当时苏芩正蹲在悬崖底下的小溪边上捉鱼,手机从天上来,她再爬起来时,头顶上好多小星星在盘旋,等到不那么晕,她才发新自己手里握了个东西,沉甸甸,有点凉。一部手机。2.这部手机屏幕亮着,她凑近一看,画面上突然出现了自己的脸,苏芩吓了一跳,手一滑不知道触动了哪里,她的脸在手机上定格了。苏芩:“……”正当她要再仔细研究一下的时候,手机又恢复了原样。苏芩不服。她从到大有个毛病,那就是很有求知欲。3.C市。三个小时前江采的手机被偷了。老板还在等着他发送资料图片。他只好重新买了一部,刚把手机激活登上自己的iCloud同步更新了前手机资料,然后打开相册要给老板发图片的时候,僵在了原地。相册出现了一位汉服爱好者的自拍,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表情,都是大脸擦着屏幕鼻孔朝天,约莫有几百张。江采:“……”直觉告诉他这个小偷可能不单纯是个小偷,大概还是个由于大脑受到器质性的损害或是脑发育不完全,从而造成认知活动的持续障碍的需要关怀的特殊人士。简称ZZ。手机定位显示是在山里。他本着那边心虚不敢接的心态试着拨过去,难以置信电话竟然打通了。现在的小偷已经猖狂成这个样子了吗?4.手机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地响了,屏幕上出现一红一绿两个点,话说吓着吓着也就习惯了,苏芩镇定地按下了接听键,因为她个人比较喜欢绿色。电话接通的瞬间江采反而有点懵,那头还真的是个野外,隐约传来流水和鸟鸣。江采:“把我手机还给我,我可以考虑不报警。”苏芩:“……”这一幕有点熟悉,她想了想,试探着说:“你好。”江采:“……”苏芩:“请问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江采:“……”看来这小偷不仅猖狂,而且还很嚣张。江采:“既然你这样我就不客气了,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把手机还给我?”苏芩:“你说这个手机是你的?……哦,那你来拿吧。”江采:“我没有时间,你帮我快递一下,你微信多少,我加一下,把地址和钱一起给你,小姑娘家家的干点什么不好,以后别干这种事了。你微信多少?”苏芩:“不好意思,微信这个东西我没有。”江采:“这是你自己不要‘回报’的啊。”他报了一个地址,“麻烦帮我把手机快递过来。”苏芩:“快递是什么东西?”苏芩:“你要拿手机的话就来后山小溪,我在这里等你。”她学着他的语气,“小男人家家的以后不要乱丢东西了。”“……”江采深吸一口气,静静吐出来,“算了,手机我不要了,就当扶贫吧。”通话忽然终止,苏岑将手机正反看了看,心想,“莫名其妙的人类。”“不过声音还蛮好听,像山涧里轻轻刮过树叶的风。”5.丢手机是江采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犹如投石大海起不了任何波澜,他是一家米其林的主厨,且刚从国外回来,还在适应C市的生活节奏和这边餐厅老板的运营模式。老板的运营模式是需要他把自己做好的每一道菜品及时拍照发过去,以便自己发朋友圈。这天下午江采继续给老板传照片的时候,不期然看见了一张不属于自己相册的照片。整张照片的拍照角度仍旧很迷。那位汉服达人姑娘只露了半张脸,另外半张是一条烤得焦黑的鱼。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一条名贵的野生山斑。江采也有个毛病,别人叫做“饭”的东西在他这叫作“美食”,而且看不得任何人暴殄天珍糟蹋美食。6.这条烤鱼吃的有点撑,这两天山上天气不好,游客很少,苏芩用新的饭后活动代替了捡垃圾——自拍,像个人类一样记录生活。她这边跟烤鱼合完照没多久,电话就响了。戳绿圈圈。苏芩:“又是你,人类。”江采:“糟蹋我可以,但是不准糟蹋鱼!”苏芩:“……”江采:“这么珍贵的鱼是给你烤着吃的吗?你给我洗干净了切段汤锅放油少许煎至金黄,煎完了A面煎B面,两面都煎完了加三碗开水煮沸,去沫大火煲半小时加盐!”苏芩:“……”苏芩:“你这手机应该怎么挂?”江采:“小偷,你偷我手机糟蹋鱼,你还敢挂我电话了?!”苏芩:“我不姓小,我姓苏,苏芩,我也没有故意要吃鱼,我平时都吃素的,是这条鱼到了年纪不甘于平庸的自然死亡,才恳求我吃了它的。”江采:“这是我过年以来听说过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总之,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糟蹋食物。”“还有。”江采补充,“下次自拍的时候稍微美美颜。”又挂了。7.江采添了个十分钟就要看一次手机的毛病。这是助手告诉他的。助手八卦兮兮,“江哥你谈恋爱了?有姑娘的照片没有?找出来给我们看看呗?”姑娘的照片倒是有,只是张张沙雕到拿不出手,而且他看手机是为了姑娘吗?他是提防姑娘再糟蹋食物!助手小弟不甘心,正想再接再厉再吃个瓜,猝不及防江采拍桌而起,愤怒地划开了手机,用指点江山地气势拨了个电话,“苏芩是吧?我不管你叫什么,我只想告诉你,天鹅蛋也不是那么吃的,你是个山顶洞人吗?就知道烤烧烤?”“什么?山神?果然没品味的人给自己起个游戏ID也这么土。”“玩够了就早点回家,好好学习好好改造,争取做个有用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住在山里?你骗鬼呢,我早百度过那片风景区,方圆百里只有两个加油站!”助手大气不敢出。江采挂断了电话,还不解气,对着小助手一顿炮轰,“你听听这叫什么话!还‘我是这座山的山神’,这年头这么中二的年轻人为什么还被允许出来乱晃?还乱吃这个乱吃那个,她以为自己是贝爷,跟我俩这玩荒野求生呢吗?!”对方女友是不是贝爷小助手不知道,但是小助手可以肯定,对方女友确实是个狠人。江采凶不过十分钟,开始泄气,忧心忡忡问助手,“那丫头不会真的是荒野求生的脑残粉,去山里作死的吧?”<mark></mark>小助手爱莫能助。所以江采自己也想不通他是怎么辗转反侧一宿,然后像个神经病患者一样,在天还擦黑的时候开车往山上来的。八成ZZ能隔着手机传染。8.到了山脚才被告知,因为连续下雨,上山的路都被封掉了,景区暂时对外不开放。江采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这样一来那个丫头也该回家了吧。他把手机摸出来又放回去。放回去又摸出来。正犹豫着要不要打这个电话时,电话自己响了。是自己以前的号码打过来的。“喂?”苏芩:“人类!”江采朝天翻了个白眼,“干嘛,山神。”苏芩:“没什么,就是我会打电话了,告诉你一声。”江采开始庆幸他刚回国,所以电话簿里只存了本机号码这一个号码,要不然按照苏芩的属性,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来。苏芩:“我挂了!”“……”江采:“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挂我电话?”苏芩:“对呀,有什么问题?”江采:“你现在在哪?”苏芩:“我家。”江采:“你把我名字存一下,以后要是有事需要帮忙,可以找我。”江采:“我名字叫江采,长江大河的江,非常有文采的采。”苏芩:“算了吧,你们人类的文字我学不来。”江采张了张嘴,没来得及回话,电话就果断挂了。“这小心眼的,还学会挂我电话了。”他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表情却很轻松,把旁边景区管理员看的一愣一愣。江采笑笑掩饰尴尬,看看时候还早,权当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从车里拿了把伞出来,撑着沿着山脚下转了一圈儿。忽然发现这山有点眼熟。虽然经过改造整个山体面貌相比过去变了不少,但他十分肯定,这座山他以前来过。9.江采的妈妈是C市人。那年江采七岁,妈妈跟爸爸离了婚,带他回外婆家里住了一段时间。那时候山是一座深山,山脚下有好几个小村庄,许多老房子还没有拆迁,外婆家便是其中之一。江采初来乍到,看什么都新鲜。正值夏天,他跟着村里的几个孩子下河摸鱼,有时候也上山摘野果。上山之前大人总要嘱咐几句,说山里有黑瞎子,还有山神,山神不喜欢陌生人进去打扰,所以不许他们往山谷里去。但是熊孩子的特质是大人不让干什么,就偏要把什么干一干。江采跟小伙伴摸到了山谷中捉迷藏。半途跟小伙伴走散了。落单的小江采不认识路,无助地坐在地上大哭。忽然一只手落在他头顶。那是一个穿着打扮跟外面的人不一样,但是很好看的小姐姐。她甜美的笑容叫他安心。后来这个小姐姐带他在山谷里玩了一天,领着他采野果,烤鱼吃,因为厨艺太差,江采闭着眼睛吃完了就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努力,长大了当个大厨回来给小姐姐做个优秀的表率。黄昏时分,她牵着他的手把他送出山谷。第二天他按耐不住,又回去碰运气。没想到小姐姐竟然在原地等他。第三天。第四天。一整个暑假过去了。暑假结束的末尾他突然感冒发烧了一个礼拜,等到病好了,感觉自己忘了很多事情。他甚至怀疑过自己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个梦,倘若世上真有大人说的山神,大概就是梦中小姐姐那样的吧。接着妈妈给他找好了新的学校,他离开了村子,再也没有回来过。想到这里,江采又一次不自觉地摸了摸手机。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又把那些陈年往事想了起来,虽然仍旧记不起那个小姐姐的模样,但他记得自己欠她一场告别。无意识打开相册,看到相册里又多了一张照片。等看清那是什么以后,江采整个人都凉了半截,一边让景区管理员报警,一边不顾阻拦拔腿往山里跑。10.手机电量不足,仅剩1%电量。这是第三次提示,苏芩还没反应过来,手机屏幕就彻底黑了。她有些不解地举着摇了摇,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无聊地蹲在山洞里,看雨落在地上,汇成一条条小溪。“苏芩!”“苏芩!”整个山谷回荡着她的名字。苏芩惊讶地探出脑袋,看见一个人疯狂往自己这边奔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她的名字,连伞没顾上打,手中只紧紧攥着一个手机。苏芩有点懵。那个人很快发现了她,猛地冲了过来。虽然被大雨浇地很狼狈,但是气势很凶,用举着板砖的架势举着手机冲她吼,“你跑哪去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江采?”她瞪大了眼睛,“你……你能看见我?”“废话!”江采没好气地抹了一把脸,“你手机呢?”被他凶的差点找不着北,苏芩举着黑屏的手机弱弱解释,“那个……可能我自拍太丑了,把它拍的自闭了。”江采:“……”他检查了一下手机,“放心不至于,看你照片最多的是我,要自闭也是我自闭,它只是没电了。”“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她毫发无伤不温不火的模样再次惹怒了江采,他打开自己相册找出一张照片,“这是什么玩意儿,你是不是要给我解释一下?”一堆碎石上,谁的血不要钱似得泼了一片,看上去触目惊心。正是手机关机前苏芩拍的最后一张照片——经过多日摸索,她不仅学会了使用前置摄像头,还学会了后置。苏芩:“你说这个啊,这是我早上吃剩的浆果,你不是说你叫江采吗?我想学学怎么写。”江采再次看了一眼照片,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这泼了一地搞得像某种案发现场一样的东西,是他的名字?江采:“我谢谢你了。”苏芩笑眯眯:“不客气不客气,写的不好,我下次继续努力。”“……”江采:“你不是说你在家吗?”“对呀。”苏芩指了指山洞,“这就是我家,我不是也跟你说过了,我是这里的山神。”苏芩:“不过你能看见我,我觉得有点开心,其他的人类都看不见我的。”苏芩:“上一次有人类看见我是二十多年以前了,有个小男孩经常来这里玩,他记性不好,天天迷路,一迷路就哭鼻子,像个弱鸡,突然有一天他不来了,别说我还挺想他的,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但愿成年以后的他不要太娘。”江采:“……”江采:“放心他不娘,不仅不娘,还学会了一手好厨艺,要好好给你做个表率。”11.“所以啊,最后那个小男孩终于找回了她的山神,和她幸福的生活了一起。”C市中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家新的餐厅,阳光透过巨大的透明玻璃窗在地上投射出一道彩虹。故事讲完了,餐厅的女主人向她面前的小孩子递上一根棒棒糖。小男孩剥开糖衣,坐在吧台上的高脚椅上,依依不舍,“姐姐,那如果我乖乖听话,也能看到山神吗?”“你已经看到了啊,近在眼前。”女主人笑着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山神找到了真爱,被爱人带到了世间,渐渐的也就跟人类没什么不同了。”小孩子若有所思。这时候,门上挂的风铃响了,又有人推门进来,女主人本来温和的面目顿时笑逐颜开,迎上去紧紧箍住了来人的胳膊,“江采,你终于回来了!这次怎么出差这么久?我发给你的自拍你看了没?”她兀自喋喋不休,叫江采的男人便含笑看着她,直到听到最后一个问题,才略收敛了笑容故作严肃,“一点也没有进步好吗?诺,这是最新款的手机,电量满格,继续努力。”小男孩看他二人说笑着进了后厨,于是把糖塞进了嘴巴,唔,好甜。草榴注册码

Tags:  技术杂谈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